目前日期文章:201403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是一整個sprint的最後一天,因為一些原因,能Demo的story少的可憐,雖然App的首次啟動時間從13秒減到3秒得到不少掌聲,但身為開發者,說好的story『漏溝』這麼多,確實有點說不過去,所以下午的自省會議大家也很充分地自省,希望能讓團隊下次sprint能更好。接著是下午的另一個重頭戲,App開發好一陣子了,也發現UI的體驗開始有些不一致,因此在很久前的自省會議提到希望能列一些App內的UI pattern,用來補強story中對於UI的描述,並讓體驗趨於一致,有位成員和美術團隊花了相當長的時間整理既有的UI,算是一種反向工程吧!不過整理完還是要跟開發者確認一下,所以有了這個會議。

  在這會議召開的前幾天,我們開發團隊內部也對於pattern這個字有熱烈的討論過,顯然,不是每位都對pattern有相同的解釋或定義,所以開會的第一時間我就發言問了一下,這次UI pattern的定義是什麼?好吧!產品經理果然很嘴砲(感覺,我禮拜一上班會被打),他覺得用什麼字不重要,重要是會開完後有沒有共識,只要有共識,就算不叫UI pattern也沒關係。好吧!會議就在熱烈的討論中(嗯~我知道我問很多問題,但我絕不是在刁難,別瞪我XD),慢慢釐清了一些東西,老實說,我確實有想把討論中的東西導向我所知道的pattern。

  回到家把n年前看完的《Designing Interfaces》從有些灰塵的書架上拿下來(我的是第一版),翻開前言,好多以前還不知道,但後來知道的東西都在前言裡,現在再回來看,感觸就完全不同了。以下就節錄一些,我覺得特別有感觸的句子(以數字編號),首先是對於UI設計的部分:

  1. 『熟悉』不見得需要讓某個產品的一切都和某個世俗產品一致。人其實夠聰明,只要組件足以辨識,組件之間的關係很清楚,那麼人們就能夠將他們先前的知識運用在新的介面上,並瞭解怎麼一回事。 OS:抄襲和偷是不一樣的

  作者對於一般性的模式的敘述中,除了談到Alexander的《A Pattern Language》及《The Timeless Way of Building》外,也提到GoF的《Design Patterns》,讓使用者介面設計也開始用pattern的方式去描述問題與可能的解,例如:《Interaction Design Patterns》。不過,我當初其實還沒聽過Alexander,所以一些話當初沒畫重點,現在再回來看,確實頗有意思,至於當初畫的重點,其實還是很有趣:

  2. 簡而言之,模式(pattern)是一種結構的和行為的特色,可以改進事物的適居性。
  3. 模式可以被描述為某個設計領域內的最佳慣例(practice)。這些慣例其實是許多設計張力(tension,模式的術語常常稱為force)的解決方案。有了慣例,定義上,該問題就不算新了。
  4. 模式並非可以立即取用的元件,一個模式的每個實踐方式都會有所差異。模式不是簡單的規則,也不是用來啟發的道理,模式無法帶你穿越一連串的設計決策。
  5. 有些非常完整的模式集合,形成了一個模式語言(pattern language)

  作者建議使用書中模式的方法:

  6. 學習。如果是沒有多年的設計經驗。你可以拿這些模式當作學習工具。你可以透過讀這些模式以瞭解這樣的構想,或者是在有需要的時候參考特定的模式,正如同學習越多詞彙可以讓你表達力更豐富,學會更多設計詞彙也可以幫助你建立更具有表達力的設計。
  7. 範例。書中的模式都至少有一個範例,有些甚至會有多個範例,這些範例可以讓你當作構想上的參考,你可以從範例中習得一些知識,是文字無法描述的知識。
  8. 術語。如果你和使用者、工程師、或經理人討論介面設計,或者如果你寫規格,那麼你就可以使用模式名稱來溝通和討論想法,這是另一種模式語言的優點。
  9. 靈感。每個模式的描述都是用來表達,為何此模式可以讓介面更容易或更有趣。如果你懂原因,但是想做的和範例稍微不一樣的,你可以盡量發揮你的巧思。

  最後,這本書在描述一個pattern時是這樣描述的,對於想讀這本書(不論是第一版或第二版),希望這說明能有幫助:

  a. 模式的名稱 -- 這很重要,沒有名稱就無法當成術語溝通
  b. 這是什麼 -- 一個簡單的敘述,以彌補名稱上的不足
  c. 何時使用 -- 這裡通常會提供幾個pattern出現的時機,不過,這不是絕對,並不是一看到某個時機就一定套什麼模式
  d. 為何使用 -- 決定是否使用模式主要是要看為什麼?用了這個pattern是不是真的滿足使用者的體驗,或是解決的使用者操作上的困擾
  e. 原理做法 -- 提供比較偏實作面的敘述,但不是照抄,請參考本文的第1、4、9點。
  f. 範例說明 -- 用一個或多個實際使用這個模式的例子(畫面),解說使用模式所帶來的優點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天Facebook上的大頭照都不見了,這時突然覺得自己還有大頭照似乎帥了不少(ㄟ,要吐請不要吐到您寶貴的螢幕),今天來看點似乎有關又似乎無關的東西吧!下面這段影片是TEDxNCU 2014二月的其中一個talk,我應該是上上禮拜看到的,說的很棒,目前台灣最大的困境,其實也是卡在這個情況下,很多廠商確實曾經呼風喚雨過(話說有多少人知道昨天是hTC新手機的發表會),也有過很不錯的創新或技術,但當在某個點之後就停住了,等到對手追上來時就顯得手足無措。

  剛開頭說似乎有關又似乎無關,這跟早上友人傳了篇已在Facebook被分享過不少次的文章有關,老實說,我覺得裡面的比喻很爛,但有幾點卻也反映出我剛剛說的,如果賣臭豆腐和雞排的廠商只停留在味道上,那真的是服務業?如果在成功後就停留,就會給對手時間找出擊敗領先者的方法。有人問:難道我只是想求個溫飽,並沒有想發大財也不行嗎?這問題好難回答,我只好拿先前在某節目看到的一種說法來回答:第一次工業革命和第二次工業革命,都創造了大量的新產業,同時也創造了許多失業,但我們有辦法阻擋工業革命嗎?

  這幾天蠻累的,似乎沒有換上黑畫面或是沒有很挺反服貿,稍微聊一下天,就必須聽到許多對岸很壞(我知道對岸很壞,我也不喜歡對岸),服貿內容很爛別被騙(我看完全文也看完附件及對照表,我還能判斷訊息的真假,謝謝),服貿很黑箱(程序確實有問題,但我不認為那是可以合理化所有事情的理由)或警察很暴力(請看前文,我支持嚴懲失職的警員)的言論。

  為了不要被莫名其妙解除好友,我在此重申,我從沒說要簽服貿,早在前幾天的文章中就說了,我贊成將服貿協議退回程序委員會,用合法的程序,讓更多大眾的意見參與討論。如果真的很討厭服貿協議,請用這個管道:三動作護台灣反映你的想法,我當初提出四個在制度內反映民意的方案中,這很接近第一個方案。

  延伸閱讀:hTC 十七年興衰史()、()

  後記:北科不知道能不能也去辦個TEDxNTUT啊~感覺很威耶~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晚睡覺前,朋友問我:政府會不會出動鎮暴警察?我當時的回答是:我覺得不會。一早打開報紙,好吧!我想我得改口:我希望不會對於整個運動演變成流血事件,我感到很難過,也很遺憾,就情感上我認同Facebook大多數的留言,他們即使攻佔行政院,依然是沒有持危險武器的民眾,不需要動用鎮暴警察;但就法理上,我若是在那個位置,我也許也會做出相同的決定。這和我認為攻佔政府機構所代表的象徵意義有關(沒有考試院和監察院,是因為我始終認為這兩院不該被獨立分出來),讀者可以認同也可以不認同:

  1. 立法院:如前文所述,是推倒代議制度。
  2. 行政院或總統府:推翻政府或革命。
  3. 司法院:推翻法治。

  有這麼誇張嗎?革命,沒錯,任何戰爭最終的目標都是佔領行政院或總統府(內閣制國家,議會可能就代表很多意義),但革命有兩個意義,成功叫做革命,失敗叫做叛亂,所以我才說我可能會做出相同的決定。有人會說:那些學生是要宣洩訴求,不是要革命。很抱歉,我不知道這些人佔領行政院後會不會改變訴求,例如:成立X共和國(老實說,如果真改口,我還會考慮一下要付出的覺悟,說不定我會參加XD)。從多數的留言可知,在執行的過程中可能有瑕疵或過當,這是該譴責的,我也認為政府應該開始調查執行過程中的所有缺失並懲處缺失的員警

  即便我剛剛說我可能參加成立X共和國的運動,但我都會考慮要承擔的法律責任,在思考後並做出覺悟後才會行動。Facebook上有一段留言,我覺得說得很好,大意大概是如此:公民不服從運動不該因為是違法的就否定他們的訴求,執行公民不服從的人最後還是要受法律懲罰,所有執行公民不服從的民眾,本來就要知道、且願意在事情結束過後接受相關法律的懲罰。從目前的消息得知,攻佔行政院的魏揚願意承擔法律責任,這一點我欽佩他。事實上我也認為公民運動在做任何決定時,要有一定的覺悟,沒有覺悟又如何讓大眾認真看待所提出的訴求。也希望這時候仍在參與運動的人思考一下,你是否已經做好覺悟?

  不過,網路上也開始有其他意見出現,例如一位朋友說:警察狂打手無寸鐵的學生!這種事在自由、民主的美國根本不可能發生!因為帶頭的幾個一靠近行政院就會被當場擊斃了⋯,也有人說:才200名學生就能攻佔行政院,也太容易了吧?我不住在美國,我不清楚會不會真的擊斃群眾,但如果在一開始還未攻佔前,就對空鳴槍,不知道會不會就能守住行政院(應該會被罵得很慘)?

  我覺得這也是在立院的兩位運動領袖,不希望學生到行政院,因為象徵的意義不同,要承擔的法律責任也不同,我雖然不認同攻佔立法院,但我不否定他們的訴求,也認為此二人雖無法完全控制全場,但還是有一定的理性想和平收場。希望整個事件能趕快落幕,並用合法的方式反映訴求。可能有人覺得我多慮了,但從Facebook上訊息的比例已經不再一面倒,言論也越來越激烈,我擔心最壞的情況可能是支持群眾和反對群眾在立院發生衝突。

  ps. CNN的iReport - Share your story, discuss the issues with CNN.com是CNN讓民眾投稿的論壇,引用前請注意,別把iReport的新聞當成CNN官方發出的新聞。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天下來,Facebook上文章瘋狂的轟炸,很高興有這麼多人開始關心政治了(希望別是一頭熱),在讀完正反面的文章後,很奇怪,腦中閃過的是《銀河英雄傳說》、《驚爆13天》及《恐懼的總和》等動畫或電影的情節,美蘇的對立所產生的恐懼換成台灣與中國的對立所產生的恐懼,服貿協議或是其他的談判,就像是在巴爾的摩引爆的髒彈,每次都將雙方(好吧~或許是我們單方)推到恐懼的極限。

  以目前的態勢,我認為由行政院或國民黨團將服貿協議從二讀退回到程序委員會,注意,不是撤回或否決服貿協議,對於民眾所憂慮的,再次進行更全面的公聽會與說明會,並照議事規則將流程走完,這是一個需要高度領導智慧的抉擇,雖然撤回國與國協議不是沒有過(美韓曾發生過),但畢竟不是常態,即使要退回,也應該是由立院審議後退回,行政院直接撤回服貿確實有傷威信。如果擔心國民黨在立院的多數會讓服貿輕易過關,我只能說國民黨的多數至少是人民一票一票選出來的,在法律上是『有效』的多數,想要讓新的民意出聲,有其他合法的方法。

  以這次的爭議來說,立院的朝野雙方處理上都有瑕疵,這些瑕疵引爆了最一開始的爭議。過去我也參與過公民運動,但即使是如此,我對於公民運動還是有自己的底限,這底限是要求自己的,並不是要求別人,可以遊行、包圍立院,然而這次佔領議會已超越我的底限,有人問:有差這麼多嗎?對我來說,佔領議會是一種推倒代議制度的象徵,我擔心的是,之後,不滿意執政者的政策,只要能號召一定的群眾佔領議會,就能迫使執政者退步?或是政策的支持者也去佔領議會,大打一架來結束爭議?這會不會太小題大作?如果我們在討論服貿協議都是以最壞打算或是接近陰謀論的方式在討論對方可能做的各式行為,這樣的恐懼難道不會出現在朝野間的不信任上?

  我剛說我參與過公民運動,但參與後覺得很空虛,如果每次都要用公民運動來解決問題,這個國家似乎出了問題,所以之後每當遇見社會爭議後,都會在看完正反意見後,發言也都特別小心,即便要出席公民運動也要思考再三。因為我發現公民運動到後期都常常走樣,在一開始,都會有訴求,但人開始聚集後,容易讓發起人有了誤會:我的訴求能代表全民。代表全民也許是真的,也可能單純只是一個誤會,這之中最大的問題是在於這些聲音的強弱沒有法律上的依據(選舉、公投才有法律上的效力,民調沒有)。

  走樣大致上會有幾個徵兆:(1) 只接受有前提的對談或對話,而且常常前提就是原先的目標訴求;(2) 忽視其他聲音,對於別人的解說只要和訴求不合,就當作沒看見(或用言語相互攻擊);(3) 提出體制外的要求。我其實不懂有前提的對談有什麼意義,如果答應了前提,還需要談什麼?其實現在除了檯面上的聲音,仔細看Facebook發言下的討論,也可以看到反面意見的抒發,有時候看到有人用『洗腦』這個字眼去攻擊別人,我就很不高興,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主張,用洗腦很污辱對方。下午的記者會中學生提出公民憲政會議,這會議要根據什麼法源召開?會議成員又該如何選出?難道不能提釋憲案?再說,如果要求召開國民大會都比公民憲政會議來的有法源依據。

  有人說,政府都已經先違法了,又何必在乎行動的合法性?也有人說這是非常時期,只好用非常手段。難道我們只能用違法來對付違法?也有人說我太理想主義了,說真的,如果我們奮鬥只是為了解決當下一個問題,而不是為了制度和理想,那目標也太渺小了吧!以目前的情況,合法的手段還是有的,例如:(1) 如果,現在這股走上街頭的主張真的是主流民意,可以在各地以聯署罷免立委的方式要求區域立委在審查中否決此協議,聯署的門檻並不高,通過門檻後給立委的壓力其實不小;(2) 公投,下午學生的記者會認為馬總統搞錯訴求,其實馬總統不是搞錯訴求,而且站在支持服貿協議的立場(政府的立場),所能做的讓步(逐條審查),現在可以說是支持和反對的僵持,最好的做法是透過公投再次決定這議題的最大民意;(3) 或是以聯署罷免要求立委倒閣;(4) 由公民提出釋憲案。這些都是合法可以嘗試的方案,當這些方案都無法達成目的,再來說非常時期!

  一開始說到《銀河英雄傳說》,正好有人在Facebook中提到楊威利的名言:『政治的腐敗並不是指政治家收取賄賂之事,那是個人的腐敗而已。政治家收取賄賂,卻沒有人能加以批判,這就是政治腐敗。』正巧最近我在重看《銀河英雄傳說》,說真的,不論他所信仰的民主制度如何因為不合適的人而腐敗,他願意為他的理想而死(被召回、被綁架、在被綁架時差點被暗殺),也不願意破壞整個制度。在他的心中有一把他認為不能超越的界線,超過了,即使是自己認為的正義都會變成暴力。就這點,有人(動畫中的角色)認為他很笨,但我認為是真英雄。

  最新消息好像有部分學生轉向行政院,開始朝我擔心的事態發展了...我很高興周遭的朋友不論是支持或反對服貿協議,討論過程中都不至於口出惡言或羞辱對方,但Facebook上的留言卻也呈現出我擔心的問題,活動成員太雜,很多人的言論太過極端,失控的風險會越來越高。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件事真的來的很突然,禮拜二下午,寫測試寫到一半,Teddy學長用Facebook問我:『方便禮拜四回北科給資工系的學弟妹給個talk嗎?』我眨了好幾次眼,有沒有看錯啊?但這麼突然,我臨時想不到要說什麼?Teddy說什麼都可以,或是我把去年C.C. Agile的投影片拿來出來講,後來想想,連回系網頁,看到上禮拜的題目是關於Scrum,但我想學生可能會有興趣想瞭解是否真的有業界願意使用Scrum開發軟體,所以我在問過處長是否能公出後就答覆Teddy能回去。答應是答應了,但自己也當過學生坐在台下過,2個晚上內要生出一份有點內容,不會太艱深,又有點有趣,確實是有點挑戰,平時熬夜是看動畫看太晚,沒想到連熬了兩個晚上準備投影片。

  要說滿意,其實還不算太滿意,早上到公司的公車上臨時想到些點子,於是又改了幾頁,並加上一些我偷偷改編的漫畫,希望能讓台下的學生精神變好些。

圖片1

圖片2

  但時間用完了,只能上陣了。兩點多,團隊還在進行polish (團隊提升軟體品質的一個流程),雖然不好意思,還是先離開公司準備回母校,比預期的時間早到很多,但偏偏幾位老師都不在,沒地方去只好在大樓各樓層間到處晃,差不多三點多,終於找到謝老師,跟謝老師小聊一下,就到B4的演講廳,很意外,沒有學生帶Notebook,想當年我都是帶著Notebook在寫程式沒在聽演講說,這樣讓我壓力更大了。整體來說,時間控制得還不錯,在預定的50分鐘內講完(有一張關於duplicated code trend的投影片不小心被我跳過了),這應該要多虧在學校這多年的訓練。一個talk好或不好,也許可以從台下的反應和會後的問答得知,過程中埋的幾個梗有讓台下的學生笑,算是有達到目的了,另外,talk結束後被問了六、七個問題,我想應該算是成功的talk吧!通常這種talk結束後都是一片死寂,沒人問問題還要老師點名。

  talk結束後,有個學生在我整理Notebook時來問我,為什麼還是有這麼多公司不願意用Scrum或其他Agile方法呢?這是大哉問啊!但只能說都是人為,有些人不是不能為,而是不願為,這時很難去改變那些人的想法了。收拾完東西,到樓上找自己的指導教授聊天,順便把處長希望我帶達的訊息給帶到,處長希望能和北科資工系有更深入的產學交流,例如某些課程希望有能了解一些業界實務經驗,處長覺得可以由我們部門出人到學校給學生上課。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出發,自己還在學校當助教時,一些跟紀律有關的事說到嘴破,有時候學生也不當回事,如果由業界來說,他們可能會比較當回事,畢竟,這和他們以後就業有大關係,老師也說同樣的經,總會覺得外來的和尚比較會唸經XD

  回到家看到網路上一篇新聞,老實說我覺得那是句蠢話,該思考的是為什麼人家投Google而不是你的公司?為什麼Google能慧眼識英才?薪水不是爭才的唯一條件。像這樣直接和學校進行交流,我覺得才是正途,我覺得我們北科資工系的課程在軟體工程上的訓練很扎實,但如果去了視軟體工程為無物的公司,那只是浪費了人才,常常聽到一些公司抱怨沒人才,我只能說人才有很多,只看有沒有那慧眼和環境,能讓這些人才發揮。

  ps. 今天的投影片可以到這裡看。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可能選舉快到了,一些政治人物和許多民眾開始檢討討論起低薪,或是某些公司批評現在的畢業生是草莓族(草莓族明明就不是從現在才有的名詞,早在四、五零年代就出現了)。最近,部門幾位資深工程師因生涯考量離職,要幫忙面試應徵的工程師,我不接觸薪水的討論,但根據學長、同學和學弟妹的薪情回報,我看到的是Mismatch,也可以說雙方都只看到其中的一面。

  今天和技術主管及另一位同事一起面試一位本科碩士,而且有二年半的軟體開發工作經驗,我只問了三個問題就問不下去了,感覺再問下去就像是我在扮黑臉,我看了一下104上我們部門開出的職缺是『資深軟體工程師』,我想要求具備單元測試物件導向設計幾個簡單的Design pattern應該不算高標吧?不過今天這位沒聽過單元測試,連一個Design pattern的名字都記不起來,MVC的關係搞錯。沒聽過單元測試我想這應該算是學校沒有教好,他如果是其他科系的畢業生,我不會這樣說,偏偏他是本科生。Design pattern或MVC學校可能沒教,但開發了這麼多年的軟體,都不會好奇別人的Framework是如何設計?如果有那麼一點好奇心,我想都應該聽過一些簡單的Design pattern。就上述的觀點,確實有些學校沒做好把關,讓不適合的人頂著本科生的學歷畢業

  在面試之前,主管有請我詢問同研究室畢業的學長、同學或學弟妹有沒有要轉職,或是要找工作,因為這樣我推薦了一位學妹進到我們的部門中,表現非常良好。但很可惜的是職缺開出來的時機點不理想,很多優質剛畢業的學弟妹剛找到工作,有些還是研發替代役跑不掉,幾次聚餐中聊到他們的工作環境,一聽傻眼,那些環境簡直浪費他們的優質能力,沒用版控(這年代還有公司開發軟體沒用版控),不寫單元測試,寫Java像寫C。這樣的公司,薪水想當然爾不會好到哪去,聽到都想把他們挖走,不過有些人考慮到工作還不到半年,或是被替代役規定綁住,無法挖他們真的是很可惜。就上述的觀察,確實有不少千里馬遇不上伯樂,領著和能力不相稱的薪資

  面試前幾天,產品經理曾和我討論過,如果真的找不到資深或是能力足夠的人加入團隊,他其實願意培養junior工程師(不過薪水應該不會以資深計吧),他覺得我念博班期間擔任助教多年,應該能勝任培養junior工程師的任務,我也很老實跟他說,只要新進人員有高度的學習意願,我還算喜歡教學(我當助教時其實還小有名氣,有小刀之稱)。但面試者也要能表現出高度的學習意願才行,下面是我節錄104上的徵才資訊,就資深軟體工程師來說我覺得還算ok,其實就算沒有符合全部項目我也ok,但以我自己來說,如果下面的資訊裡有我沒看過或沒聽過的字眼,我一定都會去找相關資料看一下,就算沒有要應徵也是一樣。所以當主管問對方是否聽過敏捷軟體開發,他直接回答沒有(看來Teddy學長的課程,市場還是很大的),我就懷疑面試者的學習意願有多高了,他如果有去搜尋敏捷軟體開發,我想應該都會找到單元測試等資訊。

專業需求:
* 具備敏捷軟體開發團隊所需要之協作開發、測試能力及溝通技巧。
* 具物件導向程式設計之能力。我們目前使用的程式語言有: C++, Java, Objective-C, Python. 至少要熟悉其中兩種)
* 至少1.5年的實際iOS App開發經驗或Android App開發經驗
* 至少有一個參與開發過的Mobile App軟體上架。(請於resume中提供名稱及簡要說明)

加分項目:
* 具備Service類型之行動應用程式開發經驗。
* 具備Test-Driven Development開發經驗。
* 具備使用Cocos2d-x引擎開發經驗。
* 具備LUA程式設計經驗者。
* 提供linked-in、facebook帳號
* 提供參與過的app名稱或是GitHub Project名稱

  以我的學歷、專案經歷、年資來說,我領的薪資在這個業界還算是不錯的,當然,更高一點會更開心XD。我想我也沒什麼能力去提高全國整體的薪資水準,但對有不錯能力的人,我有幾個建議,如果目前的環境真的不好,換環境比抱怨好,別讓爛公司以為壓榨是一件對的事。換工作時,履歷請記得用心更新,別把剛畢業時的履歷隨便改改就投出去,重點是要把工作經歷的重點寫出來,以軟體工程師來說,重點應該像這樣寫:(1)參與X案子時,我以Y設計或是用Z方法,解決了A問題或是提高了什麼樣的軟體品質;又或者是(2)在面臨技術決策時,我以B方法進行評估,得到C資料,最後決定使用D技術,及為什麼捨棄其他技術。不然字面上n年的工作經驗對我來說一點意義也沒有,我哪知道會不會是把1年的經驗複製n遍?要稍微包裝一下自己,不然即使伯樂很難從一堆履歷中看到你

  今天下班時和技術主管一起搭公車,其間談到最近政府幾個軟體專案的情況,如果,很多軟體公司連最基本的單元測試都不要求,驗收單位連測試報告都看不懂,會有什麼樣的軟體品質,其實也沒什麼好意外的。最後總結,對上述內容心有戚戚焉,想轉換跑道,不想待在不喜歡的環境,有興趣加入我們團隊的有志青年,歡迎將履歷投到這裡

  後記:全國整體的薪資水準高或低並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我只是覺得若mismatch的機會降低,會讓更多人找到合適自己能力和薪資的工作,某種程度(多大我不敢說)也能提升一下整體薪資水準。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