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睡到八九點被老媽給叫醒,問我今天不用去學校嗎?嗯...是啊!鄭老師的學生都去研討會了,Group Meeting取消,老師的課似乎也沒有要上tutorial,實在找不到什麼理由非逼自己去學校不可,就算要出門,也應該是去科技大樓把我的隨身碟找回來,說巧不巧,曉晏打電話給我,問我昨天報告的會議室是哪一間,過了不久,我就接到她找到隨身碟的消息了,真是太好了,裡面有許多非常重要的資料...

  最近的生活不知道要用什麼形容,說忙碌確實蠻忙碌的,說懶散也很懶散,為什麼這樣說呢?每天到學校總有做不完的事,然後有四天的晚上要上課,而且常常不知道自己在忙些什麼?回到家後,很自然什麼也不想做,於是晚上都很懶散地看漫畫或是看X File,以前還會背被單字,寫寫日記,現在變成好幾天才把好幾天份的日記一次補起來,感覺有點悲哀...

  趁難得不用去學校,然後匆匆忙忙回家準備補習的空檔,跑去剪已經一個多月沒剪的頭髮,本來想換換髮型的,老闆娘說我有自然捲,就算想換也沒有幾種可以換,嗯...其實我也完全沒有想法,這個髮型是國中畢業後,解除髮禁讓它自然而然就形成的,剪完頭髮,很優哉地吃晚餐,然後去上課,在板橋上托福的人越來越多了,所以當初的小教室顯得擁擠,於是換到比較大的教室,雖然事前知道還是差點走錯教室了,和上次一樣,分組搞對抗遊戲,但這次是用陷害模式,答對後可以把點數給任何一組,點數最多的是輸家,偏偏又有三組,我也不知道是招誰惹誰了,竟然被其他兩組給圍剿,把所有的點數都給我,是怎樣啊!如果真比答對數我們這組最多,只可惜剛開始沒把點數通通集中給某一組,不過Monika我會注意妳的,好歹,我和妳是裡面最老的兩個菜腦,竟然把點數給我...

  回家的路上看到書怡的未接來電,嗯...她還活著,開玩笑的,只是她還島回來後,完全沒她的消息,曾打過電話卻沒有開機,打給她後,她問我要不要去爬山,哪裡的山?她說她還沒找,ㄜ...非常像她的作風,我只好回她,我明天要考模考,禮拜天應該OK,等妳確定哪座山再打給我吧...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