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鬧鐘按掉,繼續睡到九點多才甘願起床,最近的沮喪感越來越...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感覺很多事情,而且無法如預期般做到最好,就像昨天,因為老師的一句話,把原先的Reference Code修改一翻,然後取兩張圖讓老師修改作業的要求,也許,我該給自己一場電影或是其他放鬆心情的東西,生活過得有點太過緊湊了,作業、改網頁、改作業、出作業、上課、Meeting、WiMAX、補習、準備考試,唯一的休息就是打羽球...話說今天是全國電信研討會的第一天,那個讓我改網頁改到兩三點的研討會,加上系上沒有發出動員令(可能是人已經夠多了),我實在提不起勁去,只派曉晏和毓球拿海報去貼,然後待在那兩個小時讓人詢問我們的成果。

  吃過午餐,看看外面的天氣,感覺挺不錯的,於是騎上腳踏車去學校,看到遠邊的天空發現不妙,因為遠邊布滿一看就知道會下雨的雲,看看手錶,來不及把車騎回家再走到捷運站搭捷運了,只好硬著頭皮繼續騎,果然,在華江橋上開始下起毛毛雨,於是一路冒著細雨到學校,慶幸的大概就是市民高架橋提供了短暫的遮雨,讓我不會淋成一看就知道下雨的樣子,不過Group Meeting還是稍微遲到了一下,還好,Group Meeting因為211教室的設備出問題也延後了幾分鐘。老師一進來就巡視了整間教室,像是在找什麼人似的,我和其他人都心知肚明,找那位很久沒出現的幽靈...

  中間休息時間,老師問我們有沒有幽靈的消息,說真的,我已經整整一個月沒看到他了,或者說我放棄他了,其他人甚至都想把他的桌子變回零食桌之類的,後來我帶領相輔、曉晏和毓球到老師研究室討論WiMAX的事宜,也差不多該開始正式忙WiMAX的東西了,在不弄三四個月後的記者招待會肯定會開天窗...老師昨天非常久的討論,似乎已經把今年WiMAX的大方向(沒方向的東西還能申請到錢真是挺詭異的一件事,不過我的研究費得靠它了)定出來了,只能說:相輔和毓球你們之後得準備睡袋了...

  至於未什麼說今天不是我的日子呢?我也許應該相信我的直覺,改作業又不小心改太晚了,只好又是匆匆忙忙騎腳踏車回家,就在要上華江橋引道前,我看到前方的野狼後方的大型置物鐵架,我那時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特別注意到那台車的那個鐵架,但...那說不定是一個警告,就在不到十秒鐘吧,我的龍頭被那貼架勾到,至現在我都不知道怎麼勾到的,我應該有保持安全距離,但總之就是勾到了,然後摔車...有夠痛的!說也奇怪,等到我把落鏈(台語)的鏈條重新裝好準備上華江橋時,背後一個身穿黃色衣服的男士,騎著一台黃色的捷安特自行車從我身旁經過,我影約聽到他喊:加油,然後以飛快的速度離我而去,那時左腳痛得要死還擔心會不會得用牽車的方式上華江橋的我突然火力全開,以非常快的速度飆上華江橋,甚至後來還超越他,我也不曉得,平常恐怕都沒這麼快吧...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