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說要整理兩位候選人的資訊,於是花了點時間看了一下雙方的競選總部官方網站,感覺兩邊的官方網站都蠻想往正面選戰前進,畢竟立委選舉已經結束好幾天了,才兩天就看到幾個無聊的議題在打轉:CEO行政院長和馬先生的綠卡問題。謝先生說CEO行政院長會破局是因為馬先生不配合,不參與討論,是國民黨霸道,這問題一點意義都沒有,首先,如果是在新總統產生之前,也就是現在的看守內閣,提名權在現任總統手中,不在謝先生手中也不在馬先生手中,兩位總統候選人討論有啥用啊?而且現任總統也不該拿行政資源替自己政黨候選人的政見背書,這形同政策買票,看守內閣最重要的是保持中立,執行既定的預算案。再者,現行憲法立法院沒有行政院長同意權,縱使國民黨佔立法院過半數,也無法否決現任總統提名的行政院長。假使未來謝先生當選總統好了,現在討論行政院長的作為以以前的觀念來說,就是還沒有即位的太子在指派宰相一樣,非常不像話,也是干預現任總統行使職權。

  若不是看守內閣,而是總統當選後要提名的行政院長,說真的,綜觀全球,或是看同是在辦理總統黨內初選的美國,有哪位候選人在現在說我會提誰擔任行政院長(國務卿)的?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即使是南韓新當選的總統也是在當選後才決定行政首長,還沒當選前,兩位連提名權力都沒有,談什麼行政院長,在這點上,馬先生非常尊重憲法的體制,目前來看,最有趣的情況是謝先生當選,那謝先生不管提名誰當行政院長,都會和過去八年一樣,面臨朝小野大的情況,一旦執政沒效率,執政者可以推拖說是在野黨杯葛,阻礙行政,這也是為什麼法國現在的憲法推崇絕對多數,總統沒有取得全國選舉人過半票數,會辦第二輪甚至第三輪的選舉,絕對多數的好處就是若執政不良,執政者得背負百分之百的責任,不能推卸給其他政黨,哪像現在民進黨選舉選輸還不承認執政失敗,雖然我不贊成我媽的看法,但我媽說要再讓民進黨輸一次,才有辦法讓民進黨反省。

  關於綠卡問題,這讓我想起謝先生和吳先生在高雄市選戰時,那卷最後被警方判定是假造的錄音帶內容,我反問謝先生好了,如果你手中的證據非常肯定地能夠證明馬先生『現在』仍然具有美國綠卡,你大可直接公布,馬先生就不用選了,非常有效率一次解決,就好像投了一顆原子彈給馬先生,何樂不為?丟出一個議題要馬先生回答,整天在記者前若有似無得這樣製造議題,還玩文字遊戲,十分無聊,我不知道謝先生英文好不好,但請他翻譯一下這兩句話『我沒有綠卡』和『我從來沒有綠卡』,中文多了兩個字,如果兩句話是等值的,我相信英文也不需要用不同時態來寫。到時如果公布的資料又像那卷錄音帶一樣,我再請謝律師替馬先生打誹謗官司。另外,以守法好公民自居的謝先生,也請你公布透露證據給你的背後藏鏡人,美國和台灣都有個人資料保護法,在沒有法院傳票下,那位藏鏡人竟然把別人的個人資料洩漏出去,明顯是觸法的,謝先生應該自告奮勇檢舉這位洩漏資料的現行犯。

  如果沒有綠卡是參選公職的必要要素,那簡單,選罷法修改明定參選人不得有綠卡,只要登記參選,請外交部函發美國確認每位參選人『現在』是否擁有綠卡,或像投票人需居住滿六個月限制一樣,確認『過去兩年』是否擁有綠卡,這樣還比較實際,說不定這條法律通過,藍綠陣營裡又一堆人不能選公職了。

  最後,這種負面變態的選舉手段可不可以不要再出現了,打一場清新的選戰吧!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