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到學校沒多久,一個顯示離線的人和我打招呼,看看他的帳號,想了大概五秒鐘,啊~是很久沒連絡的國中同學,他大學在高雄唸,從高中畢業後就沒再遇到他了,可能是太久沒聊天了,話夾子一開就聊不停,看樣子他也過得不錯,找上我是因為他要出國想買NB,想請問我有什麼推薦的,聊著聊著甚至聊到他要幫家人組電腦,還有一堆雜七雜八的東西,然後他說要約出來吃飯時提到一個名字,一個我被我放在內心深處很久很久的名字,當年我們三人可說是天天混在一起的好朋友,也是我國中最先認識的兩個朋友,只是其中一個,在畢業前就不知什麼原因,變成形同陌路的陌生人,我不知道,船到橋頭自然直,如果聚餐約成了,見到他第一句話,我應該還是會微笑地說聲:嗨~

  等了許久,Virtual WiMAX Network Adapter Driver一直遲遲無法Ready,我左手邊一整排通通都沒有人,反倒是右手邊碩二的小宇和柏霖反而都在研究室,連去年被我唸得很慘得冠銘也因為要準備預官考試出現在研究室,我印象中寒假沒開始前和老師meeting,2/2日開始放假,在這之前請大家花心思在WiMAX上,昨晚相輔跟我說他們家要大掃除,所以沒辦法到學校,好吧!那毓球、曉晏總會到吧!怎麼會空無一人呢?害我早上還在白板上寫下Goals of this week,真不知道是寫給誰看的,大概只有我自己一個人看吧!下午連絡上Driver的PM,聽到的消息有點讓我哭笑不得,原因和相輔一樣,研究室在大掃除,所以bug還沒找到...後天老師回來,我真不之道要怎麼報告這四天的進度...除了我自己負責的部份之外,其他幾乎是空白吧!?

  晚上在線上看到毓球摔車的消息,馬上關心他一下,順便表達一下我對於今天研究室沒人的想法,他也感覺到他好像踩到我的地雷,這不是我的地雷,老實說我自己沒事也不見得會去研究室,但明明有事情做卻沒人到研究室,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前陣子《穿著Prada的惡魔》在有線電視頻道上播出,有一段女主角抱怨自己不知道要做什麼,然後上司總是不滿意,我想每個人都會覺得上司應該把該做的事情直接交代給下屬,我自己有時也會這麼認為,但我現在是當上司(三隻小貓的上司),我每次看到他們為作業煩忙時,我總是會看看手上的schedule,然後幫他們調整,調整的結果是他們有空去唱KTV,有多餘的時間做別的事情,反而是我自己為了進度把某些事情吞掉,所以,和毓球談了一個晚上,我希望他們三人能談一談,找出一個合作模式,如果可以,我就用這合作模式指派工作給他們,讓他們可以主動掌握時間,不是被動接受我分配工作,不過最重要的是,我希望他們主動一點,有時間多看一點程式,有時間像我詢問下一階段要做什麼?整晚聊下來,毓球給我的感覺跟她當初剛考上來找我時一樣,應該是很積極的人才對,表現和想法的落差,他可能得思考一下原因了...說起來自己也是XD
創作者介紹

Spirit的異想世界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