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果然電視上又是一堆亂七八糟的新聞,我想未來10年甚至20年內,只要有選舉228一定會再被提起,我不太懂操作這議題的陣營在想什麼?這會是一個好的選戰議題嗎?之前某位前政治人物,現在是媒體人說過:2004年到現在,有將近200萬年青人從沒有投票權到有投票權,這群人在228事件發生時,根本都還沒出生,228對他們來說,對我來說,只是一個放假的日子,說要有什麼感受,不太可能吧!不同的時代背景,不同的成長環境,要現在的人去體會那時候的悲劇,似乎沒必要,有人看到王力宏在《色戒》中大喊愛國口號會想笑,這種笑就是一種無法體會那個時空背景的表象,如果是我,我應該也無法體會,同哩,我也無法體會228,縱使我曾去過228紀念公園裡的博物館,我所看到的只是一張張的照片和史料,我又能體會什麼?目前最大的體會就是,228是選舉的工具,是政黨惡鬥的工具,如此罷了,我認同歷史不可被遺忘,但仇恨可以被消彌,而228這個仇恨,要被消彌恐怕得花上不少時間了...

  早上終於收到回信,被拿來當第二次作業reference的學生同意我們公開他去年的作業,上課時,老師在課堂上公布第二次作業,下課後老師把一疊的作業交給我,看來有不少組要改,現在每次上課我都會去旁聽並記錄,每月要交一次記錄表,今天正好是最後一天,上完電腦圖學後,回到研究室後馬上印出開學這兩週的記錄表到老師研究室Meeting,本來毓球是要Demo的,我能感受到他這學期很累,所以早上我把書放到一邊,陪他一起coding,解決他遇到的一些問題,不過還是趕不上,老師倒是蠻認同我這次的做法,畢竟要他們把寫好的程式打掉,確實不忍心,先把設計交給他們,讓他們按圖施工到事一個不錯的辦法,只是我得先設計好藍圖就是了,但老師稍微給我潑了一下冷水:秉穎的設計圖不一定是對的,不用當成聖經一樣,有問題還是可以找他討論,畢竟寫程式的是你們不是秉穎...唉...老師真不夠意思,我當然知道我不可能百分之百都是對的,有問題當然是要討論,實在沒必要潑我冷水吧!把記錄表拿給老師簽名後交到系辦,看看手錶又是六點了,這時毓球說:這是我開學至今最早回去的一天...他得趕回去洗澡然後去上班(工讀),正準備要回家時,小宇問我:要不要和柏霖吃最後一頓晚餐啊!難怪喔!曉晏和相輔在看拿坡里披薩的網頁,明天柏霖就要出發去日本了,不過...住家裡有時候不方便就是在這裡,我現在打電話回家說我不回去吃飯,偶而一兩次老媽應該不會怎樣,太常這樣我媽是會抓狂的,特別是隔天中午她要處理剩菜剩飯時...所以,我還是乖乖回家把我該吃掉的晚餐吃掉吧!就祝福柏霖日本交換學生之旅順利囉~

  晚上書看沒多久就累了,偏偏躺在床上又睡不著,只好把學弟妹的作業拿來看,差點昏倒(昏倒也許也是不錯的選擇,特別是睡不著的時候),他們繳過來的是什麼東西啊!後來想想也不能怪他們,這份作業當初是建村學長設計的,那學期我們用的書和這學期用的書不同,第一次作業要求的東西在這學期的書裡,提到的不多,而且是今天才上到,反正這次作業不算分,我只要寫寫評語就可以了,沒想到這一改,我又是到凌晨快三點才睡...我得小心一點,最近有則新聞讓我嚇到:研究生疑似過勞死...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