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點半準時起床,就是不希望睡過頭錯過考試時間,八點多到學校給自己泡杯濃縮咖啡外加一瓶36法郎拿鐵的混合式咖啡,半小時其實也沒辦法看些什麼東西,書在我手裡也大多是東翻西翻的,只挑幾個我覺得是重點的東西看,而且特別放在分散式系統上(下面三本書的第二本),八點五十很自然地坐電梯到系辦,原來我算慢的了,其他學生都已經在那裏做最後的擦槍,大概就只有我是兩手空空走進去的吧!九點多黃老師看榮麒還沒下來,就先把考卷發給我們,看到牛皮紙袋上寫著:『王』,天啦~真的是王老師出題,那...我這一個多月來唸的其實都沒啥用了,因為王老師上學期連最左邊那本書都上不完,看到題目果真如此,分散式系統只考一題,10分,剩下的東西都在最左邊那本書的範疇裡,不知道該說什麼?有點高興也有點難過,高興是因為這樣考的內容變少也比較簡單通過的機率比較高,難過的大概就是如果考分散式系統,要當也可能是當其他沒上過分散系統(我不太確定其他學校是不是都有上分散式系統耶)的人,大概七十五分鐘左右,有人提前交卷,不知道他是因為太簡單所以提前交卷,還是放棄而提前交卷?兩個小時過去,把十題的答案都寫上去,有些題目剛開始看還覺得容易,等到仔細一看,才發現有點討厭不好寫,特別是王老師特愛比較的(光是比較就出了四題),任選兩個演算法比較,也沒說要比較什麼項目,要寫多腦中也不見得馬上浮出可以比較的項目,寫少又怕拿不到完整的分數,只能在有限的時間裡能比較多少就比多少。

  考完十一點回到研究室,整個人攤坐在位子上,一直到家輝上來提醒我要上課,我才發現:對喔~我還有一節課,但這也是我第一節認真上PSP,之前都拿這節課忙別的事情...中午的Study Group,冠銘又上演了一場15分鐘胡鬧劇,我完全不知道他在做什麼?真懷疑他能順利在七月底前口試嗎?報告完後,他們在看X File,我則是準備等一下meeting要用的設備,可能是整個精神都虛脫了,弄了半天才發現,小宇的耳麥上面還有一個開關,難怪我用了半天麥克風就是沒有聲音,有夠糗的,這次為了方便和柏霖討論演算法的東西,連我的手寫板也帶到老師研究室了,果真派上用場,手寫版和滑鼠的差別,想像在畫面上用滑鼠寫下:eA(W) = min{eB(W) + eC(W), eB(B) + 1 + eC(W), eB(W) + eC(B) + 1, eB(B) + 1 + eC(B) + 1}這麼一長串的東西,光寫就累,更別說後面要畫一些類似電路圖的東西了,整場meeting下來手寫筆幾乎沒什麼離手。雖然老師覺得面對面還是比較有效率,但這已經算是相當不錯了,除了下半場因為學校無線網路不穩,聲音跟不上改走有線外,這種網路會議還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網路版的會議結束後,我和老師繼續討論關於conference paper的事情,老師看paper修改的情況再決定要投哪一個conference,其中有一場在舊金山,一場在荷蘭,一場在日本奈良,嗯...都是(旅遊)好地方...

  晚上基本上就是一整個虛脫,沒想到中華隊也是,比賽贏歸贏,看帳面上資料,實在是不太好看,全隊安打和南非同是5支,失誤也和南非同是2次,火力沒發揮出來,不過,奧運門票已經是確定拿到了!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