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007皇家夜總會到快兩點才睡,本以為最早不過五點才會被叫起床,結果三點多就被叫醒了,等於我躺上床不到兩小時,會不會太早啦~三點,老爸說怕塞車,但有誰這麼早起啊?我真的很懷疑,穿上衣服到車上繼續睡,但在車上睡真的很不舒服,而且耳邊一直有噪音,大概五點多吧!稍微比較有一點精神,看一下手機(它的功能是手錶),應該已經到鄉下了吧!看看窗外,天空還是暗暗的,重點是,我們還在高速公路上,這...還真的遇上塞車了,晚上看新聞才知道,今天高速公路湧入比除夕那段時間還多的車,難怪三點上路還會塞在高速公路上,還好六點半多還是回到鄉下了,早起的奶奶早就已經在外面的菜園灑水,和奶奶問早後,我也開始吃早餐了,還順便倒了杯牛奶給奶奶,如果再晚點出門,不知道七點能不能到,因為塞得更嚴重...

  七點多出發,老爸先把我們放在爺爺的墓附近,然後往更深山裡去,據叔叔的說法,上個月火燒山,所有的雜草都燒個精光,所以不需要割草,只需要簡單的打掃即可,去年光是割草就夠累人了,八點,爺爺的六個兒子都到齊了,這才點香開始拜拜,說實話,我實在不愛燒金紙,因為燒金紙製造空氣汙染,且浪費資源,但我啥也不能決定,只能乖乖地在那邊幫忙燒金紙,到處都可以看到人在燒金紙,難怪,之前余美人主持的國民大會裡統計,台灣二氧化碳來源,燒金紙還能排上前五名,多恐怖啊...

  掃完爺爺的墓後,出發前往太祖的墓,我們家族從大陸來台灣不過八代(如果我沒弄錯的話,我是第七代,第八代是大伯的孫子),不過這樣下來要掃的墓其實蠻多的,好在幾個長輩分別到不同的墓,十點才集合到太祖的墓,至於為什麼在這裡集合,應該是因為這是最大的墓吧...而且是來台第二代(第一代據說沒有墓),每年也是在這裡遇到最多不認識的人,今年遇到一個年輕的生面孔,這是某位遠房親戚的兒子,今年第一次來,據他們聊天的說法,感覺像是來光宗耀祖的,高醫大畢業,考上陽明研究所,然後再等台大研究所備取之類的,反正跟我無關,看大家掃得差不多,我就找個安靜的地方站著小睡片刻,直到突然有親戚提到我的學歷,奇怪了,明明我爸媽沒跟這些親戚提過,為什麼他們會知道啊?想來想去大概是奶奶太高興了到處宣傳吧...唉唉~反正我也沒抬起頭,繼續裝睡當作沒聽到吧!

  我如果沒記錯,去年的日記有提到一件事,就是大伯說要帶農藥來處理某顆討人厭的樹(因為它生長的位置有點討厭),今年他又說了同一句話,我猜明年還是可以聽到同一句話,明年還可以聽到的另外一句話應該是:是應該把幾個墓合在一起,這樣比較輕鬆,年輕人才願意來掃墓,但這牽扯到錢,我看短期內,不可能看到這件事情完成...中午幾位親戚一起吃飯,其中一個是爺爺的妹妹,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她說年紀大了,趁還有體力能去掃太祖的墓就趕快去,順便看看許久不見的親戚,這倒是挺感人的,不知道因為財產鬧分家的伯伯叔叔看到有什麼感想啊?

  下午順道去天仁茶坊買綠茶包,姑姑今天有上班,她馬上招待我們到一旁,泡新茶給我們喝(其他客人喝濃縮茶加水稀釋),聽她聊到二兒子今年考四技,而且很想考北科電子...ㄟ...身為北科電子的畢業生,我也沒甚麼好說的,畢竟我沒考過四技聯招,而且我覺得什麼學校或科系都不重要,只要是自己有興趣的,什麼都好,就這樣...不過如果他對資工有興趣的話,我會比較建議他考資工,不是因為我可以罩他(我如果要罩人,學妹應該都是hi-pass吧),而是我可以保證北科資工的訓練很紮實,紮實到助教有時候出作業是整人為樂(開玩笑的XD)...

  回到家啥事也不想做,有夠累的,雖然我也沒做什麼事,但就是坐在電腦前不想動。今晚的比賽夠精采,最精彩的是十局,某個笨蛋竟然會去撞倒一壘審,禁賽是免不了了,就算誤判(雙殺那次和後來滾地球刺殺都沒問題,但那個三振我也覺得有點冤枉)好了,衝撞裁判卻是笨了點,應該學徐生明,背對著裁判比中指(小朋友別學喔~)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