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快九點才出門,外面的太陽大到不像有颱風要來,傳來那種一曬就不想出門的刺痛感,但為了案子,還是頂著大太陽騎著腳踏車出門,本來還擔心自己會不會太晚去學校,不夠做為表率,沒想到進研究室時,還是一樣,只有小宇和曉晏,每次看到這種情況我就有種緊張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白板上的倒數對他們來說,是否還有意義呢?算了,拿著衣服到洗手間把身上濕掉的上衣換掉,接著去買咖啡,替自己調杯double拿鐵,然後就繼續看codes一邊幫他們改codes,才一個update就毀了,搞甚麼鬼啊!出現一堆errors,一看竟然是某個子計畫弄錯了,最離譜的是這已經是他第二年做這個案子了,我千交代萬交代,一定要所有計畫的程式測試過才能把程式碼放上伺服器,順練EQ也不是這樣練的,差點想要衝下去罵人了,真是搞不懂,唸資工系這麼久了,為什麼紀律這麼基本的東西還是沒搞懂?

  為了讓程式再次能編譯,花了一堆功夫做沒必要(之後還要改回來)的修改,當能編譯時再次update程式碼,又...另外一子計畫的程式又錯了,有點火了,把那個計畫的人給叫上來,問他上傳程式之前有沒有編譯過?有沒有測試過?他竟然很平淡地說沒有,臉上一點愧疚也沒有,我只好提高音量回:我不只說過一遍吧!程式碼要上傳前得測試過。看他臉上的表情,唉~我放棄了,遇上天兵,恨不得把自己複製十個每個子計畫通通由我來做...中午把簽到簿印出來,並寄給曉晏、相輔和毓球,老實說,這一招只是希望讓他們更有緊覺感,不然,既沒要求最晚前要到學校,也沒要求最早幾點不能離開,簽到時在沒甚麼效力,只是希望他們對自己負責,明天是實施的第一天,希望會有好的成果出來...

  我想我能體會為什麼台灣軟體公司做不太起來,非資工系的學生只要會寫一點點程式就敢去找程式工程師的工作,這並沒有甚麼不可以,只要肯學習也很好,即使是資工系畢業的,或許有不錯的技能,卻一點紀律也沒有,我行我素,認為自己寫的程式都是對的,今天就碰到兩個例子,一個是沒有紀律的資工系研究生,一個是非資工系的研究生,這比例算起來蠻高的,縱使是自己研究室的學生,當我站在後面看他們寫程式,我就常常冒冷汗,真不知道是我自己太龜毛了,還是他們太隨便了Orz

  晚上陪欣道去三民找多益的書籍,之後晚上開始一起用功K英文吧~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