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八點半就到學校,沒想到相輔和毓球已經在研究室裡忙codes了,這是好現象(之前如果就是這樣,那進度應該不會太差),我先到位子上印昨晚弄完的class diagram,接著用膠水把四張A4黏成A2,雖然架構沒有太大的改變,我還是把圖用磁鐵貼在白板上,白板上的結案到署已經歸零了,緊接著就是台北應用展的倒數30天,唉~真是壓力越來越大,請相輔和毓球過來討論,說是討論,應該說是我解說整個系統在這張圖上是怎麼運作的,以及物件怎麼產生,由誰刪除,然後之間如何合作,全都講完之後,本來想休息一下,接著是曉晏來問問題,我之前請她整理的東西整理完了,為了讓系統更穩固,得考慮agent的存活(沒當掉)和狀態,因此把BS和SS在不同命令下可能出現的狀況條列出來,並想一下對應的動作,討論到一半時,一位神秘嘉賓出現了...

  從泰國畢旅回來的羿君帶紀念品給我,真是感動啊~是一條綠色的幸運手環,還讓羿君親手帶上,真是不好意思,戴上後果然馬上就被虧了,一直說看起來很不一樣,因為手腕上多了一件東西,唉~他們還真有心情開玩笑,『可惜』這不是閃光,不然更能滿足他們的八卦慾望,羿君離開後,繼續和曉晏討論系統的處理問題,最後請相輔每隔一段時間就送個『我還活著』的訊號回來主控台,讓主控台隨時能知道遠端agent的情況,和小燕的討論結束,佑竹則是緊接著來討論論文的東西,差不多要有結論時,QoS子系統的啟鋒來了,因為先前改了一些程式,讓他的測試程式會當掉,果然還是他比較負責任,馬上就來找我討論,不過,今天我還真是熱門啊~一進研究室就一堆人找我,最後,還是感謝羿君,那手環我會持續帶著的。

  吃過午餐到Video那邊,幫他解決SVN的問題,才弄完沒多久SVN管理員竟然把他們的檔案全刪了,有點傻眼,新交接的管理員似乎還沒適應,於是趕緊發信通知管理員恢復,然後就趕去Group meeting了,第一場報完,OOAD最高分的蔚儒表現有點出乎我意料之外,準備的不是挺好,正要和剛口試完的伯浩討論JCIS的事時老師要我先和那位東海應英的丙組學生談談,他等等還得搭五點多的車回花蓮,基本上,我和政文現在已經不在意誰進來誰不進來了,當我心目中的選秀狀元紛紛進入不同研究室時,我已經抱著來著自是有緣的心態了,不過這位東海應英的學生感覺還蠻開朗的,比上一位丙組的幽靈來的好很多,所以,我決定再給『丙組』學生一次機會,希望他不是最後一位丙組學生...

  晚上,一位補習班認識的同學,已經申請到舊金山藝術大學了,唉~她是我們幾個比較熟的同學中最快到那唸書的吧!距離我的American Dream還有多遠呢?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也許我也不該排除千里馬以外的各種可能方式,甚至是放棄博士學位?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