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老師對我的信任已經非常高了,昨天布置完老師連到場看一下都沒有,今天早上開幕前也沒出現,一直到十點多老師才出現,稍微看了一下布置的狀況和程式的樣子,又匆匆忙忙離開了,因為在世貿二樓的Linux研討會正等老師去報告,只留下江小姐在會場陪我們聊天,原本以為江小姐和我同年,但聊著聊著一不小心,就把年紀給透露出來了,我們曾經在同一年畢業於不同學校,一個是五專,一個是高中(這樣好像很明顯喔),難怪,總覺得江小姐除了資工的老師很熟外,連電子系的老師也很熟,五專電子科畢業的說。

  從江小姐口中也聽到一些老師在我進學校前無法得知的過去,我知道鄭老師以前很嚴,和雄哥並稱電子系三刀,一個是鄭一刀(兩半)一個是鄭大刀,另外則是謝金刀,但我不知道鄭老師以前對會寫程式的學生和不會寫程式的學生有差別待遇(老師本身可能沒這樣想,主要是學生的感受吧),所以江小姐修完鄭老師一學期的課後就徹底放棄程式了(感覺好可憐)。再來就是陳老師,很常陪學生debug,由於老師出的程式作業都頗難,所以每次作業截止之前,總是有一堆學生在老師研究室裡找老師,呵~這種事我碩一也做過,所以我非常清楚老師程式功力很強,跟談理論的老師不同。

  和去年不同,這次工業局沒再提供便當了,只有代訂服務,變成系上要出這幾天學生在這裡的便當費,所以江小姐一口氣把週五到週日的便當錢都給我,這...不怕我捲款逃跑嗎?ㄟ...以我的個性恐怕很難,越了區區五個小朋友?不可能啦!但這也表示我真的得天天到世貿,當這些學弟妹的保母了...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