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昨天那場預演,整個累癱了,在床上稍微賴了一下床,拖到九點才騎腳踏車出門,十點才到學校,今天對資工所來說,對鄭老師那間研究室來說,對所有還在為博士學位打拼的人來說,都是重要的一天,因為建村學長今天要口試了,從我一開始念碩士班時建村學長就是研究室裡的大家長,當時我們還沒跟鄭老師的學生分家,三個老師的研究生都在同間研究室,但即使如此,只要建村學長在研究室裡,沒有人敢造次,因此老師們也都很放心,幾乎不會到研究室來巡視,分家後,Group Meeting依舊一起舉行,建村學長參加的頻率雖然逐年降低,但問問題的犀利程度,真的不亞於老師。如今,一場口試就能定生死,資工所(機電整合研究所資工組)的第一個博士畢業生就要誕生。

  下午,鄭老師的幾個研究生跑到我們研究室借冰箱,因為他們的冰箱已經塞滿了,天啦~會不會買太多東西了?後來想想似乎不會,畢竟不是只有我們三個老師的研究生會去,連其它研究室的博士生都會想去聽,我也不例外,即使歷經過碩士口試,但博士口試又會是如何呢?三點到211會議室,口試委員都到齊了,天啦~好多個委員,校外三個,校內三個,其中一個還是鼎鼎有名的李允中老師,看來今天也是火力四射。

  果然是由李教授主持,一個小時報告,一個小時讓委員發問,建村學長的口才我早已見識過,看他談笑自如,整個報告十分流暢,這真是厲害,時間控制得更是剛剛好,一小時就是一小時,準時結束讓委員問問題,平均一個委員都問三、四個問題,一輪下來就十來個問題,建村學長也都輕鬆應答,可見準備十足,唯一讓委員挑毛病的大概就是委員認為建村學長應該在嚴肅一點點,剛剛報告有點太free style了,ㄜ...這也算缺點嗎?我覺得這樣很輕鬆不錯啊!看來這要記下來,n年後(唉~n會等於多少?)也許要提醒自己一下。

  詰問後全員離席,讓委員討論分數,我們則是在走廊上和建村學長聊天,他笑說:『千萬別問博士生幾年可以畢業!』因為這問題實在太難回答了,特別是等journal paper的時間,就像建村學長說的,他能做的事情都做完了,剩下的就是等,這種感覺很無奈,最後李教授率先出來與建村學長握手,這一握表示可以畢業了,鄭老師則在旁問:『誰是下一個?』在場四、五個博士生沒人敢回答Orz

  結束後依舊和老師meeting,問了幾個關於我研究的題目深度,老師認為博士畢業沒問題,只是paper要快點寫Orz,總之,謀事在人,成事在天,自己先努力把所有該做的事都完成了再說吧!

創作者介紹

Spirit的異想世界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