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換床鋪後,更靠近電暖爐,如果沒鬧鐘恐怕會睡過頭,好在iPod的鬧鐘真的發揮作用:被蔡依林的歌聲吵醒(不是不好聽,而是我把音量開到最大),連NB上設定的鬧鐘也響了,想繼續睡都不容易,要關掉iPod很容易,要關掉NB上的鬧鐘就得稍微有點清楚的腦筋,為了吵到別人,只好趕緊下床戴上眼鏡,在螢幕上找關掉鬧鐘的鍵,雖然昨天有查到研討會有提供早茶,但七點醒來還是會餓的,於是啃掉第四個牛角麵包,吃完早餐就換上襯衫還打上領帶早早出門,因為去Wrestpoint的路上經過郵局還要寄明信片。

  可能是已經開學了,路上陸陸續續看到穿制服的學生,中間經過一家藝術學校(Art Centre),許多家長開車接送小朋友到校門口,這倒是跟台灣很像,看了這麼久,得到一個結論,18歲以下的女生比較好看,身材也比較好,年紀越大就越...(說出來應該會被打吧XD),來到郵局前正準備要進去買郵票時,發現門鎖著還沒看,從玻璃門往內看,明明就已經有穿著制服的工作人員在裡面了,卻在那邊聊天說笑,不到營業時間決不開門,當然,下班時間一到也決不加班,這在台灣就很難見到了,九點郵局準時開門,進去後跟櫃台問寄回台灣要多少錢的郵票,還是1.3元,不過...由於他找不到正好1.3元的郵票,只好給我1.35元的郵票,寄20張明信片的情況下,郵資整整多了一元,有趣的是,當我把郵票都貼好拿到櫃檯去,他不收,要我直接拿到外面的郵筒丟,怪哉?我拿到郵筒丟,你們還要去收一次,直接從我手裡收下不是更方便嗎?

  沒想到貼郵票和寄明信片也得花去20分鐘,只好加快腳步(我的腳步在這裡真的可以稱上飛快),感到Wrestpoint時已經九點半,第一場Invited Talk已經開始了,詢問飯店的服務生,研討會會場在哪裡?那位服務生卻不知道有個CSA 2009研討會,還問我是UMC 2009嗎?我回答不是,他請我到裡面問櫃台,一問櫃台才知道,UMC和CSA因為主辦單位是同一個研究機構,地點、日期都一樣,照櫃台小姐的指示,終於找到會場了,在註冊櫃檯找到我的名牌,拿到US $660元的收據(關於這US$ 660元有個秘密),拿到Proceeding才一轉身就看到早茶的小點心,當然不會放過囉~到了杯咖啡,在外面吃起點心,誰管他invited talk啊XD,果然,也有不少人跟我一樣,在外面吃點心當早餐。

  這次有三個會議室,其中一個Tasmania會議室,是最大的一間會議室,而且,我在會議室的門上看到自己的名字,ㄜ...有沒有搞錯啊!?我要這麼大的會議室報告喔!看來今天心臟得強一點才行,後來挑了另外一間小會議室進去,打開NB正想連上無線網路時,竟然給我當機,這以前在福華遇過,跟AP相衝,沒這麼巧吧!?又讓我遇到,只好匆匆離開會議室到外面提供網路線的地方坐著,用MSN請曉晏跟老師報告一聲:我已經抵達研討會場。

  早上的session比預期要早結束,因為很多author根本就沒來報告,這有點詭異,等了一會後,飯店服務人員開始把午餐推過來,雖然才剛吃過早茶,但...在台灣參加過幾次研討會都知道,參加研討會就是聽報告、吃東西、聽報告、吃東西的無限循環...,自助式的午餐看起來不錯吃,跟著大家排隊,還是裝滿一個盤子然後走到外面靠海的椅子上坐下,同桌的是一個我覺得很眼熟的台灣人,但又說不出來他是誰,就在此時他問我是不是台灣來的?我回答是,他很高興地說:『終於可以用中文聊天了』,於是兩人就這樣聊起來了,聊著聊著,他知道我姓杜後,就問我是不是有個弟弟在板橋高中念書,我說沒有,道是我自己是板橋高中畢業的,他很驚訝地問:『那你知道250和歐奶奶嗎?』這...會不會太巧了,於是我說我是2000年畢業,他問我是幾班的?最後...一個驚人的事實出現了,我們是高中同班同學...ㄟ...畢業後就沒再見過面,加上以前高中是不同的小圈圈,難怪兩個人第一眼都覺得彼此很眼熟卻認不出來,之後就一起行動,聽他聊台大資工研究室的秘辛之類的,我則是請他等一下我報告時幫我拍照。

  吃過午茶後(沒錯,還有一個午茶),總算輪到我要報告的session,提前到會議室感受氣氛,站在偌大的會議室講台上,往台下看,還好人沒有很多,session chair此時確認有多少author來報告,結果本來這個session要七個人報告卻只來三個,而我正是第三個,第一場是一位南韓人,第二場則是一位日本人,我沒資格說他們的英文很怎樣,但是聽起來就是很怪,輪到我上台,第一張投影片介紹自己時還稍微有點緊張,幾個字都沒講清楚,不過第一張結束後心情輕鬆不少,後面就越講越順,連自己都有點意外,結束後很意外有人問問題,因為前兩場都沒人問,最後三人問四個問題,四個問題都在昨晚的沙盤推演中有想到,回答起來不怎麼難,結束生涯第一場conference的報告。

 

  由於session提早結束,又還不是晚餐的時間,和高中同學兩人找個位子坐著邊聊天邊等晚宴,六點多一點,工作人員就邀請我們到晚宴會場,這時才發現,其實研討會還蠻多人的嘛!而且還發現不少台灣人,只是不知道之前都跑哪去了?挑在最遠方的桌子坐下,晚餐也是自助式的,所以沒點餐的煩惱,說也奇怪,我似乎蠻能調整胃口,早茶、午餐、午茶這樣一路吃下來,我還吃得下晚餐,坐在我旁邊的是一位在大陸拿到學位後在澳洲教書的華僑,沒想到知道我來自台灣後第一件事問我的,就是阿扁關起來沒有?有點哭笑不得,我還是一貫的立場,檢調有證據就抓人,沒證據就還阿扁清白,就這麼簡單。

  晚宴進行中,主辦單位還感謝Tasmania大學的幾位教授,他們擔任幾個重要topic的審查委員,也因為他們邀請,所以地點選在這度假勝地Hobart(Tasmania省府),再來就是宣傳明年CSA 2009在『濟州島』舉辦,希望大家能踴躍投稿,除了這些活動外,一位來自MIT的女生(不確定是學生還是老師)被拱上台唱歌,我猜是澳洲的國歌,唱完後全場鼓掌,晚宴到尾聲時,不少人已經先離開,我和高中同學則是換到另外一桌,和其他來自台灣的學生跟老師聊天,認識中央的胡老師和南澳大學的李老師,當然還有交大的一位博士生,九點多晚宴結束跟高中同學道別(他直接住在Wrestpoint),才從Wrestpoint走回背包客棧,本來有點擔心,這麼晚還在外面走動,面前一個爸爸帶著三個小女孩從朝我走來,看來也是要回家的,突然他跟我問候一聲:『Good night』,這一聲問候讓我安心不少,也回一聲:『Good night』,晚上的Hobart無比安靜,沒甚麼光害所以天空可以看到不少星星,最凸顯的就是那如白圓盤的滿月,一股想家的念頭就上來了。

  回到背包客棧,可能是已經報告完了,整個心情就更放鬆,洗完澡後用NB把iPod裡的音樂放出來,在床上享受小說和音樂,順利結束研討會第一天...

創作者介紹

Spirit的異想世界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