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吃完慶功宴快11點才到家,怕睡過頭,躺在床上大概每個小時都醒來一次,結果幾乎沒什麼睡,四點就被鬧鐘吵醒,盥洗一番後換上素色襯衫,到巷口等堂哥開車還接我跟老弟,由於爸媽已經在昨天就先回鄉下幫忙了,四點半多一點,堂哥的車出現在巷口,上車後車跟許久不見的堂哥堂姐打招呼,說真的很久不見也沒什麼話題聊,坐在前座的我閉上眼補眠,超想睡的,這一路上除了音響傳了我不太喜歡的周杰倫音樂外,整個氣氛就是很沉悶,我想也快樂不起來,畢竟這一趟下去不是喜事,而是天人永隔的壞事。

  六點半多一點已經回到鄉下了,帳篷就搭在平時沒什麼車的馬路上,三伯母的照片就在帳棚的盡頭,不時傳來的哭泣聲,我注意到一個更久不見的堂姐,聽說她離開家裡好一陣子,聽到母親突然離開人間也趕回家了,看得出來她哭得很傷心,眼角紅通通的,老媽看到我就帶我進到奶奶家,吃早餐後跟著四伯母去領喪服,這裡的習俗跟北部不太一樣,該怎麼說,我覺得喪事應該莊嚴才對,這裡雖然很悲傷卻也奇怪的熱鬧,最不搭嘎的是女子樂團,看起來就是很怪。

  七點家祭開始,本來沒預期要跪,畢竟我不是直系的晚輩,但這裡的習俗是要,而且是標準的三跪拜,因為大伯和二伯的兒子都沒回來,四柏的二個兒子和我就變成代表,在最前面祭酒,八點公祭,因為過程攏長,我沒想到打起瞌睡了,公祭結束後由家屬答謝參加喪禮的親友,之後就出殯,之後過程就略過吧!雖然一路我都有在,卻沒什麼好大書特書的,都是些悲傷的事,一路上我沒說什麼話,倒是很專心地聽伯母和伯父之間的對話,雖不完整卻也拼湊出些東西。

  我只能說人真的有旦夕禍福,一甲子又二年就離開人世,恐怕很多人都想不到,家屬也一定想不到,即便生前有些恩恩怨怨,現在也都一筆勾銷了,即便和三伯母之間沒什麼深厚的關係,聽到堂姊在公祭時的苦喊,淚也從我的眼角流下來,心中想著的其實是如果自己也遇到這種事,我應該也會崩潰吧!所以真的要珍惜,珍惜對自己好的人,別等到只是一堆塵土,那什麼都來不及了!

創作者介紹

Spirit的異想世界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