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失眠,加上昨天又弄到蠻晚才睡,今天一覺就是睡到九點多,那就待在家裡寫paper好了,程式有2位學弟會和那位神秘負責人接洽整合,定期詢問進度就行了,不過一整個人就是沒啥精神,東摸摸西摸摸,沒想到一個上午就不見了,吃過午餐後,又在plurk上浪費了一些時間,但總是無法專注在paper,一直到2點才比較定下心來,不過,弄了半天我還是無法用Excel畫出老師想要的圖表,看樣子我得思考一下,寫一些簡單的JFree Chart程式來畫圖表了,當然,paper也就沒改多少了,唉~這樣不就變成Wed. Blue了嗎?

  這幾天政壇吵得沸沸揚揚,這大概是繼紅衫軍後,少有的民眾如此團結地批評政府,我也花了些時間蒐尋過去美國天災的相關報導,有一篇我覺得頗恰當的,現在正是災後的激情時刻,很多檢討的聲浪往往都不是很理智的,這次馬總統在某些地方確實沒展現出該有的態度,所以底下的官員就像是鬆掉的發條似,感覺什麼都慢半拍,但就『法』來說,他不見得是錯的,但底下的官員有行政上的疏失我想沒太大的疑問,而且這次大家砲火一致對準中央,地方政府似乎從人間蒸發似的,好像都不關他們的事,該通報的沒通報,一個龐大的組織如果末梢神經不反映,中樞神經恐怕啥也不會知道,本來以為沒人會這樣說,沒想到晚上看國民大會,一位曾在921震災中擔任地區指揮官的將領,說了幾句公道話:第一,921震災後為了避免發布緊急命令,故修訂防災法,就實質面來說,確實不需要發布緊急命令,但精神面來說,緊急命令有安定民心的效果(這樣台灣還能稱作民主法治國家嗎?什麼緊急狀況都要發布緊急命令才能應付...),第二,這次救災過程中,最該負責的是地方政府(他親口這樣說),因為地方政府有疏散民眾與第一時間通報災情的責任,否則中央應變中心就像被蒙住眼睛一樣,無法做出任何正確的調度。

  唉~本來不想再談這件事,因為一些看法跟目前主流的人相左,不過,我想責任中央跟地方都有,只是當提到地方政府時,為什麼都被說成是踢皮球?或是馬總統在推卸責任?不就是希望釐清責任嗎?如果真是地方政府出了問題,因為這樣錯失修改制度上瑕疵的機會不是更可惜?

  很多記者調出當年李總統巡視災區時,馬上掏出大筆現金給當地的災民,民眾看到可能覺得『揪甘心』,不過那是納稅人的錢,我想請問,那是動用哪筆預算,實際花了多少?剩下多少?真正發給哪些災民?現在恐怕都不會知道了,因為緊急命令下『便宜行事』的後遺症...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