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發生了許多事,興高采地與新公司主管在初音主題餐廳聊遊戲,寫了人生第一封離職信,也找了人生的第二家公司。寫離職信的那天晚上其實沒睡好(意外的是週五主管跟我討論時說他前晚也沒睡好),隔天早上根本不需要鬧鐘就自己醒了,雖然先前還談得很開心,但寫信時內心也充滿抱歉,畢竟現在的主管也很賞識我的能力。目前的公司沒什麼不好,沒有完美的公司,當初自己也是花了一番分析決定的,在幾家面試的公司中做選擇的,不過,當初評量的項目中少了激發潛能的感動,那感動不是克服某個困難技術後所能得到的,我想要的是更不一樣的東西。

  先前的京都之旅,某種程度是想讓自己靜下心來,想想接下來要朝何處去?但老實說,旅行中的許多感動讓我始終無法靜下心來,所以還是帶著浮動的心回來,直到前一陣子,我又把超熱血的漫畫《爆漫王》拿出來看,我有陣子很迷這種熱血漫畫,像是《將太的壽司》從一個普通的高中生變成全日本第一的壽司師傅,或是《夏子的酒》繼承哥哥遺願,讓差點消失的米恢復並釀出美酒,因為這些主角都無比堅定去完成心中的目標。後來有一陣子不再看這類的漫畫了,因為現實中有很多妥協,感覺漫畫裡的東西就像故事一樣是假的。結果看完漫畫後,更為浮動了,因為雖然已經有工作,卻還在摸索自己的目標。

016

  一邊看漫畫一邊想(我看漫畫的速度很慢,常常看到快凌晨一點),我當初高中為什麼要選理科?而不是社會科?當初又是為了什麼從電子系轉到資工所?我想這一切都是從國中玩到的第一部PC遊戲所帶來的感動吧!現在回想起來,那時還曾經在要準備聯考前的寶貴時間,和另一位同學試著把遊戲改寫成小說,把厚厚的初稿寄給遊戲公司,當然,結果遊戲公司回信說另有規劃barabar之類的,那時候還真像是漫畫中所說的賭徒啊,一窩蜂栽進去就什麼(聯考)也不管了。既然如此,我現在卻在做什麼呢?漫畫看到中後段,主角幾經猶豫,最後希望停掉自己的連載,因為創作起來一點也不快樂,那完全不是他們喜歡的東西。這時正好遇到機會,我想該是去追求自己喜歡的東西的時候了。

img088

  跟主管確定離職的日期後,回到家才跟母親提這件事,這次有點是先斬後奏,就像當初我決定念博班時也是一樣,把論文初稿和報名表寄出去(正確地說是自己送到系辦)後才跟母親提起,有時候是不想讓他們擔心,畢竟念博班是一個不知道會不會畢業、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畢業的重大決定,是一場賭博(還好賭贏了)。這次也是,新公司之後會獨立出去,就像是新創公司一樣,我當然希望他能成為一家好公司,但在消費市場打滾的公司總是有贏有輸,我想,我又再次成為漫畫中的賭徒了,但這次我覺得我至少會快樂許多。這次母親的反應,跟當初知道我要念博班時的反應一樣,只有聽聽我的想法和理由,其他沒有什麼意見,只是要我多努力。

  今天帶母親去看米開朗基羅的特展,先前沒看清楚,所以跑去228公園的那個博物館,後來才到正確的博物館,卻也讓我們碰上了別人預約的團體解說,就在倒數的第二個展間,那位解說員說了一段的話,可能是最近的事,聽起來就好像是對著我說似的:米開朗基羅小時候學藝術並沒有得到父親的祝福,整個創作生涯也歷經過許多起起伏伏,但他始終堅持自己所熱愛的藝術當成他終身的志業,在他將近長達70年的創作生涯中能開花結果,靠的是他的堅持。這次半年多一點點就離職,也讓我一度猶豫很久,但我想我還有冒險的本錢,等我再更老的時候,我說不定就不敢冒這種險了。既然事情已經定下來,接下來就是努力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別辜負這段過程中所有貴人的諒解和賞識。

  最後,漫畫中的故事很多真的很夢幻,至少我就沒有機會有那樣的筆名。

  內心獨白:有時候太過夢幻的漫畫似乎也不太好,會讓人盲目也說不定XD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