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真的來的很突然,禮拜二下午,寫測試寫到一半,Teddy學長用Facebook問我:『方便禮拜四回北科給資工系的學弟妹給個talk嗎?』我眨了好幾次眼,有沒有看錯啊?但這麼突然,我臨時想不到要說什麼?Teddy說什麼都可以,或是我把去年C.C. Agile的投影片拿來出來講,後來想想,連回系網頁,看到上禮拜的題目是關於Scrum,但我想學生可能會有興趣想瞭解是否真的有業界願意使用Scrum開發軟體,所以我在問過處長是否能公出後就答覆Teddy能回去。答應是答應了,但自己也當過學生坐在台下過,2個晚上內要生出一份有點內容,不會太艱深,又有點有趣,確實是有點挑戰,平時熬夜是看動畫看太晚,沒想到連熬了兩個晚上準備投影片。

  要說滿意,其實還不算太滿意,早上到公司的公車上臨時想到些點子,於是又改了幾頁,並加上一些我偷偷改編的漫畫,希望能讓台下的學生精神變好些。

圖片1

圖片2

  但時間用完了,只能上陣了。兩點多,團隊還在進行polish (團隊提升軟體品質的一個流程),雖然不好意思,還是先離開公司準備回母校,比預期的時間早到很多,但偏偏幾位老師都不在,沒地方去只好在大樓各樓層間到處晃,差不多三點多,終於找到謝老師,跟謝老師小聊一下,就到B4的演講廳,很意外,沒有學生帶Notebook,想當年我都是帶著Notebook在寫程式沒在聽演講說,這樣讓我壓力更大了。整體來說,時間控制得還不錯,在預定的50分鐘內講完(有一張關於duplicated code trend的投影片不小心被我跳過了),這應該要多虧在學校這多年的訓練。一個talk好或不好,也許可以從台下的反應和會後的問答得知,過程中埋的幾個梗有讓台下的學生笑,算是有達到目的了,另外,talk結束後被問了六、七個問題,我想應該算是成功的talk吧!通常這種talk結束後都是一片死寂,沒人問問題還要老師點名。

  talk結束後,有個學生在我整理Notebook時來問我,為什麼還是有這麼多公司不願意用Scrum或其他Agile方法呢?這是大哉問啊!但只能說都是人為,有些人不是不能為,而是不願為,這時很難去改變那些人的想法了。收拾完東西,到樓上找自己的指導教授聊天,順便把處長希望我帶達的訊息給帶到,處長希望能和北科資工系有更深入的產學交流,例如某些課程希望有能了解一些業界實務經驗,處長覺得可以由我們部門出人到學校給學生上課。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出發,自己還在學校當助教時,一些跟紀律有關的事說到嘴破,有時候學生也不當回事,如果由業界來說,他們可能會比較當回事,畢竟,這和他們以後就業有大關係,老師也說同樣的經,總會覺得外來的和尚比較會唸經XD

  回到家看到網路上一篇新聞,老實說我覺得那是句蠢話,該思考的是為什麼人家投Google而不是你的公司?為什麼Google能慧眼識英才?薪水不是爭才的唯一條件。像這樣直接和學校進行交流,我覺得才是正途,我覺得我們北科資工系的課程在軟體工程上的訓練很扎實,但如果去了視軟體工程為無物的公司,那只是浪費了人才,常常聽到一些公司抱怨沒人才,我只能說人才有很多,只看有沒有那慧眼和環境,能讓這些人才發揮。

  ps. 今天的投影片可以到這裡看。

創作者介紹

Spirit的異想世界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