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無緣的學弟:

  你來參加面試的當天,我不知道是否要出手幫你說點好話,就算不是好話也可能幫你補充點什麼?但自從我唸博班開始,不敢說每年,可是大二的OOP實習課幾乎都有我擔任其中一名助教,18週的課程,由兩名助教和老師輪流指導你們程式開發的進行,我至少會唸過每位學生的名字六次(有時候老師花比較多時間在某幾組時,還要幫忙多看幾組),但你的臉我沒印象外,你的名字我也沒印象,你面試當天對我也完全沒印象,兩個可能是:(1) 你修OOP實習時,是我罕見沒擔任該課助教的那一年,也沒修過我擔任助教的視窗程式設計課,或(2) 你們對於助教每組投入十幾分鐘的指導完全沒有意見、想法或是只是想交差了事。所以,我即使想說些什麼?也沒東西可說。

  今天下午開完refinement meeting後跟產品經理聊到你的事,我當時腦中浮現先前寫在一篇文章的一句話:確實有些學校沒做好把關,讓不適合的人頂著本科生的學歷畢業。以你的表現,我也有點懷疑我這句話是否說得太過?以資工系來說大學的最低畢業門檻又該是什麼?懂些電腦科學的知識,若出社會後不擔任程式工程師,那你習得的知識應該算是不少的;會寫程式?或許,你在別的軟體公司能夠謀得一職,寫些程式,那你可能低空飛過這門檻;如果門檻是寫好程式或是對寫程式有熱誠,那你都是在門檻之下的。就這一點,我認為你很可惜,在我進入北科資工的幾年間,我發現系上老師教學內容相當紮實,還有辛苦的助教認真協助,但沒有啟發你對軟體設計的熱誠和深度,浪費了你在北科資工的日子。

  這麼說有點將自己當助教的責任撇清,但我和老師們已經盡最大的努力,用心設計每一份作業,希望讓學生透過大量的作業磨練耐心,精進技術,還有啟發興趣,我想這是我們所能做的,雖然分數能夠篩選掉一些學生,但對於邊緣上下的學生,有時候會猶豫再三,有時候擔心當掉你們會讓你們對寫程式失去信心或興趣。可是,程式工程師是一個很殘酷的職業,每年總有一堆新技術、新語言或新平台要接觸,即使是我,下班的閒暇時間,也是在看新玩意和玩新技術,就跟看動漫一樣,這已經是我的一個興趣。學校能教的是內功心法(這些內功心法,可是很多人要花錢去上Teddy學長開的課才能學到的,沒在唸大學時學好實在太可惜了),讓你能較快地學會這些新玩意,但如果沒有熱誠,連碰都不想碰,那是不可能學會新東西的,況且你的內功心法尚不純熟,更應該投入在學習上。但你面試的那天,我完全感受不到你有這樣的熱誠或興趣,所以我認為你無法適應目前公司的環境,也是最先投否決票的。

  身為學長或許有點殘忍,但如果你還有印象,面試當天,我唯一幫你的一題是問你單元測試的經驗,因為我知道OOP這門必修課是有要求要寫單元測試的,老師也一定在課堂上說過為什麼要寫單元測試,可是你的回答讓我懷疑你是不是翹太多課了?連為何要寫單元測試都回答不出來。除了幫你,問這問題也是因為我們很重視這些基本的東西,我們有上千個單元測試案例,有很高的測試涵蓋率,這些都是為了讓產品的品質變好,發現了嗎?如果你有聽過課,這應該和當初老師上課時說的一樣。我不清楚你其他應徵的情況,都不是很理想也別難過,如果你真的想當程式工程師,也許你該想想過去在大學時,你那些課沒修好,重新把那些課的內容拿出來看一看,把過去教的內功心法再練一練。

想幫忙卻無力的學長



  老實說,我有點猶豫該不該寫這封類似公開信的文章,畢竟這不算是值得宣傳的好消息。最近,我還寫信問老師怎麼促成大學部的學生到公司來實習,因為我們再怎麼樣設計作業,都不是真實案例,希望透過實習讓學生知道,系上教的內功心法是真的有用的,為此,當時還有跟老師討論過,就業後發現真的好環境才推薦給學生,如果去了不重視軟體工程的公司實習,反而帶來反效果。我想我就業到現在,能幫的忙我都盡可能幫忙,至於學生的畢業門檻,恐怕只能讓系上的老師們去決定了。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ouson Chen
  • 這是對的,有太多唸大學的學生真的就這樣懵懵懂懂的過了四年,不知道所念為何,好懷念當年紮實又砍很兇的第一屆四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