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今天一整天沒什麼睡到,
零晨一點多出去看外婆的老媽回來,
正準備睡覺的我拿著棉被跑到客廳去準備睡在沙發上,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我想可能是一種預感吧...
才快要睡著時,
瑞奇發出我從沒聽過的叫聲,
馬上從半夢半醒間醒過來打開那份近的檯燈,
老媽也馬上從房間出來看看牠,
看到牠身體很虛弱地躺在他的窩裡,
原本醫生等牠發燒退了要幫牠開刀的,
不過不知道怎麼的,
我覺得牠好像很痛苦...

關上燈沒多久家裡的電話響了,
二舅媽告知老媽外婆去世了,
於是老爸趕緊發動車要載老媽去醫院,
出門後沒多久老爸的手機又響起,
剛和文龍表哥講完,
老媽因為撲了空又回來,
因為文龍表哥說外婆已經送到殯儀館了,
於是又匆匆忙忙趕過去...
一直到凌晨三點多才又回來。

整個晚上根本睡不好,
早上六點多再次被那淒厲的叫聲給驚醒,
在我眼前的是瑞奇倒在沙窗門前,
那種不是躺,
是完全無力地倒下,
連尿尿都無法控制的無力...
老媽看到它倒下驚呼一聲直接坐倒在地上,
我趕緊走過去扶著老媽,
那種感覺我想我能體會,
在瞬間失去母親以及狗兒子的感覺,
老媽就靠在我的腿上難過好一陣子...

老爸找了一個紙箱想把牠裝起來,
但牠似乎還沒打算這麼早離開我們,
就在紗窗門外牠又站起來了,
不過只能勉強站起來,
連玄關都跨不上去,
後來老爸還是把牠抱起近客廳讓他躺在那裏休息,
牠就像是在跟全家道別似地眼睛一直東張西望看著我們,
但牠就是站不起來...

過一陣子後老爸又開車載老媽去殯儀館,
家裡只有我和老弟兩人,
十一點半多就煮老媽是先買好的混沌當午餐吃,
才吃第一顆餛飩時,
瑞奇竟然站了起來像醉漢一樣歪歪斜斜地走到我身邊,
我想牠可能餓了,
正要拿餛飩給牠吃時那種淒厲的叫聲又出現了,
倒下後又尿失禁了,
我馬上衝到廁所拿拖把,
然後請老弟把牠抱起來,
不希望牠沾到尿液,
我看到她這個樣子超難過的,
十二點多老媽回來我就跟老媽說瑞奇剛剛發生的事情,
雖然我口頭上沒說,
但我想我跟我媽都心中有底了...

到下午兩點多這樣的叫聲有兩次吧!
越聽越難過,
老媽後來騎著摩托車出去找看看還有沒有禮拜天營業的動物醫院,
那家第一次帶瑞奇去看發燒的醫院開到兩點,
老媽請醫生再等她一下後回來,
老爸把瑞奇放進紙箱,
我穿上外套打算陪牠走過最後一程,
到醫院後我抱著紙箱放上手術台,
醫生看到軟弱的牠沒說什麼只說:我先幫他打麻醉,然後再安樂...
差點哭出來的我和老媽,
醫生一句話讓我們強忍著眼淚:不要難過,不然牠會捨不得趕不上投胎。

上次醫生為了幫牠打退燒針時還得先把牠的嘴巴套起來,
因為瑞奇那時還很兇地要咬醫生,
這次連動都不動,
麻醉藥打下去沒多久,
我就看瑞奇的眼睛睜得大大地一閉也不閉,
要打安樂死前醫生對著瑞奇說:眼睛睜大點,下輩子別再當狗了,最好去當郭台銘的孫子...
之後那一針安樂死打下去,
瑞奇的頭動了一下身體抖了幾次,
醫生說是反射動作,
眼睛睜著大大的牠就這樣離開我們了...

回到家沒多久又要去殯儀館,
我和老弟也都跟著,
所有人都在那裏等法師,
準備等一下要招魂,
對這些習俗完全不懂的我,
只能跟著賓葬業者說的做,
頭上綁著表示外孫的頭巾,
然後跟著法師的後面,
在一連串的經文、擲筊和儀式後,
將外婆的排位移到殯儀館附近的靈堂,
很多人的鼻頭都是紅的,
我想我應該也是吧...

小學三年級之前我媽還在市公所上班,
所以放學後都是外婆帶的,
雖然外婆很久以前就已經不認得我了...老年失憶症,
但我還是蠻想念外婆的...

寫了很多,
即使無法寫出內心的感傷,
我想日後再回來看今天的日記,
還是會有種痛的感覺吧...

創作者介紹

Spirit的異想世界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