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來對佑竹和柏霖還真是不好意思,
他們這幾天幾乎沒夜沒日的,
我卻出乎意料的輕鬆不少,
至從把進度控制交還給老師手上後...基本事是老師把進度控制的事情要回去了,
我只需要管好文件的問題即可。

所以今天一整天啥事也不想做,
原本計畫今天要洗腳踏車的...沒洗,
作業系統的書...只翻了五頁,
連部落格都沒寫,
完全沉溺在金田一少年事件簿裡了XD

雖然已經看了好幾遍,
但每次只要一開始看就會讓我一集一集不停地往下翻...修正,按滑鼠左鍵XD
還好有些放漫畫的光碟不知道被我弟放到哪裡去了,
不然恐怕會沒完沒了...

以前看金田一總覺得他的手法比較漂亮,
但現在看金田一很少去注意手法了,
反而被他敘述故事的方式給吸引,
每位偵探小說都有其說故事的方法,
至於殺人手法道是其次了,
如果要說手法很重要那柯南道爾的福爾摩斯小說裡,
手法還真是普通,
連摩爾摩斯解謎的手法也很普通,
但福爾摩斯的小說還是很經典,
因為故事性實在很棒...還好我有文字恐懼症不然又把家裡的福爾摩斯全集拿來翻。

終於把第一部給看完了,
日本沒有死刑,
所以金田一的口頭禪除了發誓之外,
就是勸兇手贖罪,
最近台灣也有相關的新聞,
許多已贖罪(?)的更生人出獄重生了,
好與壞我也不知道,
只希望他們是真心改過的...

晚上老媽接到老弟的電話:他放假了,
有沒有搞錯啊!
禮拜天的晚上放假...國軍到底在做什麼?
據老弟說今年成功裡已經有4x幾人中暑...原因可能是那冬夏都是同一件的軍服,
看來高層永遠只會搖尾巴...沒有尾巴的動物卻最會搖尾巴XD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