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台北屏東兩地煙火秀之外,今年的國慶還多了許多莫名其妙的煙硝味,從上禮拜開始的行政院新聞局公開反指中國時報為特定政黨服務開始,到處充滿選戰氣息,我比較搞不懂得是,會不會反應過度了,就好像小孩吵架一樣,當被爸媽罵時,做錯事的小孩永遠都說:不是我的錯,都是因為誰怎樣怎樣,我才會這樣那樣。那篇專欄四大版我從頭到尾讀完(不巧我家正好訂中國時報),整體來說寫得挺公正的,分析整整十年來台灣在各方面的問題,和執政者的偏失,橫跨兩個政黨執政的時期,並沒有特地去服務哪個政黨。但新聞局長的反應也太離譜了點,竟然和記者辯論起來了,反問記者228的錯誤也要由民進黨概括承受嗎?如果我是那位記者,我會說:『是!』

  如果前一個執政黨(不管藍綠)做的很好,我們何需政黨輪替?繼續讓這個政黨做下去就好啦!會有政黨輪替表是前一個執政黨做的不好做的很爛,才會希望下一個政黨上來重整國家,說難聽一點,就是謝局長說的擦屁股,228是國民黨執政時留下的傷痕,民進黨執政後就應該努力去撫平傷痕,結果咧~每次一到選舉,就去加深228的傷痕,這算什麼政黨啊!有沒有想過這是對228家屬的再次傷害?謝局長說中國時報沒有平衡報導,例如蚊子館,民進黨執政後活化了多少個,中國時報為什麼沒有報導?這就好笑了,你應該反省自己,你的活化標準是不是低於老百姓所希望的,會不會你認為活化了,但在老百姓心目中仍然是個蚊子館呢?而且報導的重點是民進黨執政這幾年也蓋了不少個蚊子館,這不更是自打嘴巴的表現?只能說謝局長你真的很適合待在新聞局,太巧言善辯了,只是對象搞錯了...

  另外一個大煙火,是入聯還是返聯,我也不懂這有甚麼好吵的,因為兩個目標在現階段都做不到,最離譜的是,張院長竟然說台灣加入聯合國是國家政策,所以動用政府的預算是天經地義的,這算哪門子的國家政策?任何國家政策都需要受到立法院監督,最起嘛要是政黨間妥協協商後的共識,一個還需要公投的議題,怎麼可能是一個共識呢?而且在立法院無法取得過半的政黨的政策什麼時候升級成國家政策了?花了這麼多錢,結果只是為了民進黨做選舉造勢,說白了,就是用國庫的錢幫民進黨打選戰,這不也是國庫通黨庫?就算要花錢,也應該是民進黨自己拿錢出來,要動用國庫,除非用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的公投已經通過了,這時誰都沒話說,連程序都搞不好的政黨我們還需要它做什麼?

  晚上一邊和演算法一邊看煙火轉播,南北兩場看完後,我覺得北部的比較炫一點,特別是在忠孝橋上的那段,南部的娜一場和去年沒多大的差別,同樣是煙火,會因為組合不同有不一樣的感受,不知道是誰擔任南部的主持人,官腔也太濃了吧!煙火再漂亮也被你那官腔的說詞給破壞了,北部雖然規模小一點(最大的煙火球只有10吋),但負責的煙火公司巧思不少,整體搭配就好很多,我只能說聯勤總部縱使有不錯的煙火製造技術,但偶爾也和外面或國際的煙火公司請益一下,不然每年都只能丟出一樣的菜色,最多換個名稱。

  轉播中有帶到咱們的陳先生,為什麼我稱他為陳先生呢?因為他說中華民國不存在,這在某種程度上是事實,但不該由一位總統說出口,既然他認為中華民國不存在,而他所謂的台灣這個國家也尚未誕生,那他就只是個平凡的平民,什麼也不是,他最多只是個無X,佔住一個他認為不存在的國家的總統之職,很多事,能做不能說,很多事,能說不能做,一個總統對這些應該是最清楚不過的,除了選舉考量外,我實在不知道還有什麼理由可以讓他的行為舉止跟瘋子一樣。我百分之百支持台灣不屬於中共(也可以說我支持台獨),但該用什麼名稱,用什麼方式達成獨立,以及如何和對岸達成共識,未來如何合作,有討論的空間,有執行的技巧,決不是像現在這位陳先生這樣魯莽行事。倒是馬先生你也得想想,統一在台灣是否還有市場?更何況台獨絕對不是民進黨的專利,民進黨也別把台獨和自己畫上等號,當然也別以為用台獨當成OK繃貼住已經腐爛不堪的事實。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