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考完一走出系辦,就遇上正在通緝我的楊老師,哈~因為全國電信研討會的網站有許多地方要更新,為了準備資格考,我有點技術性的往後delay了,該怎麼說,也不能怪我,我昨天早上有遠端登入回去學校的電腦改網頁,只是後來頻寬用完了,只好作罷,楊老師要我盡快更新網頁,說是這麼說啦~我等一下還要跟老師meeting,趁政文和老師meeting的娜段空檔修改了兩頁,還剩下不少地方還沒改。接連幾次都因為meeting導致補習遲到,這次也不意外,四點半開始,到快六點才結束,這根本是注定要遲到的了,不過佑竹的論文方向看來是差不多確定了,剩下的細節、實作和實用性的問題,其中實用性會是論文的重點,畢竟細節和實作是無法登上論文的大雅之堂。柏霖先前原本是要玩multitouch的應用,不過國內廠商幾乎沒有現貨的強況下,只好改題目,看來他會朝formatting rule的最佳化方向邁進。

  昨天的文法老師是代課老師,有點失望(呵~視覺上的失望),不過因為太晚到補習班了,只能坐在很後面的位子,倒也還好,我只是要把課程消化完,畢竟我始終不認為文法是可以用這種方式學好的,大量的閱讀才能使自己的英文直覺提升,而不是依賴文法規則,這在晚上和Cindy討論時也是這樣說,她無法教文法,就好像我們無法教外國人中文文法(不過我相信中文其實比較好學),如果真要學好文法,就是練習(或是閱讀),單單上文法課蠻無趣的效果也不大。

  早上都花在改網頁上了,累積了不少東西沒改。下午的Group Meeting是由鄭老師的新生獨挑大梁,不知是鄭老師心情不好還是因為都是他的學生,火力全開,第二個更是被轟到難以下台,看來我們的Study Group似乎(其中一場因為有無敵娃娃音不列入計算)有點發揮作用了,我們研究室的新生表現看來有比較好一點點(扣除丙組的隱形人),下禮拜決定來辦Pizza Study Group,順道幫新生辦迎新。我碩一的時候,哲銘學長還有幫我們辦迎新,我當班代時也有幫學弟辦迎新,沒想到下一屆的班代竟然沒幫佑竹他們辦迎新,可能是新生一屆比一屆多,負擔有點沉重吧!但如果只有我們自己研究室的話,應該是還好,每個人最多出個兩百多元就很多了!

  Cindy有去看國慶表演,這是她第一次去總統府看國慶表演,沒想到卻讓她留下非常不好的印象,表演很精彩熱鬧,但是當整個演出結束後,人群散去,凱達格蘭大道上全是垃圾,她無法相信為什麼會這樣?我能怎麼說呢?我記得跨年那晚要回捷運站時,書怡就踢到空的酒瓶,放眼望去都是滿地的垃圾,真是奇怪,他們有手提這些東西過來,卻沒有手提垃圾回家嗎?去年雙十看煙火時也是這樣,這是標準的教育失敗,連這都教不好,縱使有再多的技術,台灣的品牌永遠會失敗!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