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是想寫【公投篇】(別太意外,我贊成大家去投公投,而且兩票都投贊成票,原因待會再說),但早上看報紙時,一則新聞不但讓我的睡意全沒了,還差點大笑,既莊主之後,又來一個孟江女(想哭倒謝陣營嗎),真不知道謝先生前幾天冒著違反中選會規定說出:現在已經是黃金交叉點的說詞後(中選會規定投票前十天不得在公布任何民調,黃金交叉點不算是一種民調嗎),怎麼看待這一則新聞,如果照這位孟江女的說法,地球上的人只有把票投給民進黨的幾百萬人,剩下幾十億的?(我找不到單位詞)都不是人,更好笑的是綠營要告媒體斷章取義,這不是他們最拿手的絕活嗎?那我拿親綠的自由時報報導:江霞當時是說『有些拿的是香港、美國、加拿大護照,都不是台灣人,選完了就回去了,這種人根本不愛台灣,不用把他們當人看,國民黨卻利用他們來影響台灣人,希望鄉親不要受影響。』看來綠營除了要告其他親綠媒體外,連自己的親綠媒體也要一併提告。當初馬先生口誤傷害到原住民,即使這為孟江女要我相信妳是口誤的,好歹也和馬先生一樣,在電視機前深深一鞠躬道個歉吧?還是說道歉對他們來說真的很難?

  本來想把標題寫成【非人篇】,但後來想想,還是General一點比較好,把標題改成稍微相關的主題,為什麼我要提多元價值呢?因為台灣已經快被二元化,甚至被一元化,特別是某一陣營用扣帽子或其他手段,強烈排除異己,把台灣弄成一元化的社會,這樣對嗎?別說島內的族群,在慢慢開放外籍新娘和許多外國人士來台定居,台灣已經是十足的多元社會,只是我們有沒有那個心去接納他們?但現在這樣,別說接納外籍人士了,連島內還分客家、閩南、外省還是本省,以前是不會說國語會被打壓(我是沒經歷過這段時期啦),現在不會說台語好像不愛台灣一樣,這也太莫名其妙了吧!標準的沙文主義作祟,只不過當初來台的閩南人暫了整體人口的多數,就自以為是地要大家說他們的語言,更過分的是那些玩弄政治的,還把自己和台灣畫上等號,好像不支持他們的就不愛台灣,那其他人的聲音和意見都不是聲音和意見了,這樣要怎樣向全世界宣告我們是多元文化的社會?你可以不喜歡別人的意見,別人也可以不喜歡你的意見,但要學會互相尊重,在這前提下才能相互討論意見。

  
回到公投議題上,我先聲明幾點(先講後講似乎都沒差,有些人總是愛挑自己喜歡聽的),中選會最近的一支廣告,我覺得還OK啦~就是宣導公投和大選一起辦的廣告,確實在許多國家,公投會和大選合併舉行,因為這樣可以節省社會成本,也可以用大選的投票率來衝高公投的投票率,但台灣幾次下來,公投的議頭幾乎都是兩黨為了拼大選所搞出來的(這惡例不知道是誰先開的,還弄個脫褲子放屁的防禦性公投),所以我反對這樣以政治操作為前提的公投綁大選,但既然都辦了,而且這次的議題又把本來不該亮相的王牌給掀開了,我還是建議大家去投下贊成票吧!我知道,就算過了,台灣不可能馬上能重返(或加入)聯合國,但沒過呢?這是不是也在暗示對岸什麼樣的訊息呢?我相信全世界有智慧的人都會知道這次公投沒過的原因,但我不認為對岸的領導人,特別是會用武力鎮壓西藏的領導人會知道這次公投沒過的原因,甚至很樂意用他們自大的想法去解釋公投沒過的原因。

  為什麼我會說公投是個不該亮相的王牌呢?我覺得兩岸最後必定走向談判,但談判決對需要籌碼,我們需要累積籌碼(有人偏偏在敗光籌碼或是把把show hand),要統要獨,只有有籌碼有好牌的人才有資格說話,想像對岸手上已經有三張Ace在檯面上,眼看不是三條就是Full House,甚至還有機會鐵支,我們手上再怎麼樣爛,也應該有梅花二、梅花三、梅花四,看起來像是同花,甚至還有機會同花順,而公投就有點像那張關鍵的梅花Ace,不但要斷了對方鐵支的夢,還要告訴對方,我們很有機會可以拿到同花順,即使想要偷雞,也要牌面上能嚇倒對方,甚至拿星爺電影的旁白來消遣一下對岸:
  我方:同花打不打的過FULL HOUSE?
  對岸:除非你老爸變成兔子!
  我方:如果同花加上順子打不打的過呢?
  對岸:(吃驚的表情)
  我方:我老爸不但會變成兔子還會跟你媽結婚生子才會生出你這個獨眼龍的兒子...(這句好像有蠻多不同的版本,我挑一個比較文雅的版本)

  看看笑笑就好,選舉投票當天,除了投下你心目中的最佳人選之外,也順便投下『2』張公投票,就算不是梅花Ace,也該搓牌搓成梅花五(超過五成)吧!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