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點半的鬧鐘響起,
沒課的上午何必這麼早起呢?
答案早在心中但卻不願意承認地把鬧鐘按掉,
繼續睡...
這種睡眠狀況其實是很不好的,
心裡總是惦記著什麼事情,
但也這樣讓我昏昏沉沉補眠到八點,
而那鬧鐘聲似乎也只是為了吵醒我而存在,
全家都沒人聽到似的,
直到八點老媽醒來敲我的房門說:你不是要去研討會?
還想繼續睡的我問:幾點了?
一句不經意的回答把我從半夢半醒間整個帶回現實:八點!
研討會八點二十開始報到,
只好趕緊吃完早餐騎上野狼...淡忘它太久了,還花了將近兩分鐘發動!
總算在九點趕到會場,
ㄜ...人有點少,
雖然場地還蠻正式的,
卻感覺不出來是國科會應有的排場?
說排場也怪怪的,
總之就是感覺不太對,
領了名牌和午餐卷後聽開幕式,
只能說官方舉辦的研討會就是得聽官方式說法的開幕式,
一點新鮮事都沒有,
超無趣的,
之後有兩場專題演講,
我就故意放棄聽「我國自由軟體推動與政策」...
因為勢必又是一場無意義的演講,
結果另外一場由廠商來演講的「Open Source的方向與趨勢」也是...
難怪我們Open Source的市值做不起來!

Linux的Desktop UI是行銷的事情?
拜託你如果說是跟藝術有點關係我還勉強可以接受,
行銷...如果UI爛的可以靠行銷真的能有幫助嗎?

其實國內會這麼積極投入Open Source的發展,
說好聽一點是站在偉人的肩膀上看的更遠,
說難聽一點就是不肯花錢投資基礎工業或是買source code的license
而Open Source正好提供一個機會,
讓原本沒有基礎的人,
一下子好像拿到了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一樣,
突然什麼都有了,
連原始碼都有了,

但這真的是台灣要的嗎?
換個角度再想想看,
如果沒有Open Source台灣的軟體業會變成什麼?

可能是因為我原本是電子系的學生,
每次想到Open Source就會想到VLSI產業的IP,
假設我們要設計一顆IC裡面需要一個CPU和一個DSP,
我們可能取得ARM的IP和TI的DSP的IP,
然後再用Layout的軟體將這兩個IP加到自己的IC當中,
每個IP授權都是要錢的,
但...花錢買來的IP其內部結構(電路)是看不到的,
你只能把它當成黑盒子,
透過嚴謹規範的Interface定義來連線,
那軟體為什麼不能這樣做呢?

特別是會中也提到一點,
演講人當時在看Linux的核心時,
常常看不懂為什麼要這樣寫?
於是體會到文件的重要,
有次他參加國外的Open Source討會提到這問題,
結果得到的回答是:Source code is document...
最好是這樣啦!

Open Source既不是黑盒子...黑盒子只需要知道介面就好,
卻又沒有良好的文件,
那就像是盲人拿到潘朵拉的寶盒一樣危險!

我個人還是比較贊同上次那位圖靈獎得主所說的,
工程師的責任是將黑盒子做到最好,
而不是喊著我把原始碼公開了,
覺得不好你可以自己改,
那只能對工程師這樣喊,
如果你的程式是賣給連一行程式都沒寫過的一般顧客,
最好是他們會改程式碼啦~
真是搞不清楚狀況!

創作者介紹

Spirit的異想世界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