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吃完飯就跑去學校改作業,哈~啥時變得這麼用心了,禮拜天還去改作業(其實也有不少次),說穿了,是要逃離家裡的風暴,昨天我弟突然莫名其妙的發瘋,之前因為要騎摩托車上班,所以買了頂新的安全帽,好巧不巧,第一天上班就因為還騎不習慣野狼,在閃躲一台車輛時打滑摔車,他想想覺得蠻危險的,於是又買了頂3/4的安全帽,在我眼裡其實還好啦!大不了把之前那頂賣掉,不過我媽就受不了,她覺得我弟太浪費了,一個頭何必戴兩頂安全帽?我弟一聽到這句話就火大了,他覺得他花自己的錢,愛怎麼花是自己的事,加上前幾天,老弟花了一千多元買個皮包也被我媽唸,整個情緒就爆發出來,剛開始還好,不過一旦吵架後,不該說出口的話都說出來了,雙方都有,因為我是第三者,旁觀者一聽就知道完了,這些話一出,短時間內很難收拾,而且就算我要去調停也來不及了,後來甚至我弟還把存摺跟他身上的現金都拿到客廳甩在桌上,我媽自然也不干示弱,把那疊東西丟到垃圾桶,事後雖然沒真的丟掉,不過看在眼裡,我只好選擇當個安靜的旁觀者,坐在客廳看選票。

  從吵架後整天我弟都在睡覺,除了晚上老爸回來時又稍微小衝突了一下,為了不讓戰火蔓延,我硬是在老媽闡述她的用錢哲學時,馬上滅火,讓兩方不在因為用錢哲學的歧見又開戰,還好效果不錯,但這其實也不是第一次了,我之前也曾經因為類似的問題和老媽大戰過將近一個禮拜,只是我沒說什麼不該說的話,只是用冷戰來表達我的不滿。可惜的是我弟的情緒管理,似乎沒因為當完兵有比較好的表現,其實在當下,只要表示:『好,下次我會注意!』這樣就沒事了,縱使花的錢是自己的,這樣衝突也無濟於事,老媽說的也不完全沒道理,只是我改天也想建議一下老媽,找二舅媽聊聊,在溝通的技巧上,特別是對老弟,需要不一樣的方式,就以『一個頭何必戴兩頂安全帽』來說,有點酸不溜丟的,聽的人自然也不會太高興,不如說:『之前那頂安全帽要不要拿去拍賣?』反正拍賣的錢也是老弟的,老弟也不會多說甚麼,而且他也會知道有一頂安全帽是沒有人用的。

  到是挺意外的,禮拜天的研究室竟然有六個人,看來這次的期末果真很爆炸,改作業也可以看出來,沒有人完成所有的功能,最高分29分,距離總分54分還有不小的差距,很多人甚至都只有個位數字的分數,我能體會啦!畢竟這次作業有個特殊的用意,讓特別優秀的學生能夠脫穎而出,拿到比較高的分數,同時讓分數落後群沒有可以抄襲的對象,自然也就被刷掉了,至於中間的分布群也會因為這次作業被拉開,這樣分數才有鑑別力,所以是歷次作業中最難的一次,加上期末考將近,會有這樣的表現非常符合預期,我改起來也輕鬆。

  邊改作業邊想昨天的事情,錢果然是萬惡之源,即使它很好用,卻因為錢讓很多事情變複雜了,不過經過昨天老媽和老弟這樣一吵,我考慮每個月拿出部分的錢交給我媽管理好了,畢竟生活各種雜務都還是老媽在打理,稱不上完全的獨立自主,這樣也算是一種體貼老媽的方式...
創作者介紹

Spirit的異想世界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