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十一點多把最後一次修改後的Tutorial寄給老師,這雖然不是什麼高明的方法,卻可以減少我修改Tutorial的次數,睡到九點才醒來,匆忙吃完早餐就到學校去,今天是這學期最後一次帶實習課,講解如何寫安全的multithread程式,昨天拿出稿給老師看時,我有點納悶,明明費氏級數(Fibonacci Number)用iterative比較快,為什麼老師的tutorial要用recursive的方式寫呢?最後得到的答案,很簡單,就因為recursive模式比較慢(其實是慢非常多),這樣才能看出multithread的效果,iterative一下子就跑完了,一點意思也沒有。原本想說今天大家在實習時,會不會有人問同樣的問題,不過很可惜沒人問,或是有人自己動手改成iterative的方式。

  下午收到老師的mail,因為有一筆額外的研究費,需要我簽一些文件,原本以為只要簽一處就沒事了,所以找政文一到去老師研究室,看到傻眼,竟然是類似工讀生那種型式的文件,每十小時要簽一欄,整整兩張A4要我簽,簽到後來名字看起來都不像是我的名字了,這時正好可以看出,筆畫少和筆畫多的差別,我第一張還沒簽完,政文已經簽完兩張了,這...只能認囉...說到名字,據老媽的說法,這個兩字都是一個單位詞,都是表是很大的量,可能老媽能預測到未來的我卻時有點『噸』量。

  下午沒有group meeting,於是提早回家剪頭髮,沒想到這種時間竟然還要等,只好坐在後排的沙發上看蘋果日報,邊看邊聽老闆和客人在聊天,一聽有點驚訝:這老闆不是『深綠』的嗎?我還記得之前有一次,他和客人聊天時,還啷嚷著:宣布獨立啊~我四五十歲照樣上戰場,當時多少還有點佩服他啦!雖然為了獨立打仗有點不值得,但這是不是表示,深綠的板塊變動了呢?也許明天的選舉結果可以看出一二。至於我為什麼有點佩服呢?很多人是因為害怕戰爭,所以選擇維持現狀,對我來說,就算對岸不承認,台灣不屬於對岸且主權獨立卻是一種事實,對岸與其裝作不承認還不如大方承認,反正台灣屬不屬於對岸對他來說根本一點影響不大,而且我覺得台灣人民能接受的底線是國協或是歐盟模式,就如大英國協或是獨立國家國協,國協中的每個國家都是聯合國的一員,但同屬一個國協,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總統(總理)及政府組織,互不影響其內政,要台灣人民放棄選舉的權力根本是不可能的,就好像香港最近又再遊行抗議爭取特首及議會的選舉權一樣,對岸直接由前任領導人指派下認領導人的模式,說真的和過去的帝制根本沒什麼差別,只差在前後兩任的領導人沒有血緣關係,最重要的是,如果選了一個不適任的領導人,人民只能用鬥爭或革命的方式才能換掉領導人...
創作者介紹

Spirit的異想世界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