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是暑假,但畢竟是週四和週五,人顯然不太多,至於我用甚麼標準來說人不太多呢?最簡單的說法就是:你還能在走道上用走的,不是被後面的人推動著,不知道是不是過了那段時期,繼對舞台活動(看舞蹈、搶贈品之類的)沒興趣之後,最近對於Show Girl沒那麼感興趣了,連帶了兩天相機卻沒拍半張照片,倒不是今年的SG不漂亮(其實今年的SG算是相當不錯了),而且連Linux Expo都有SG耶!不過工業局提供給她的台詞實在很瞎,我懷疑聽得懂Linux是啥的有幾位民眾,感覺整個show大概十幾分鐘,民眾只會記住:Linux等於企鵝,大概就是這樣了...

  因為有舞台活動,拿完企鵝抱枕的民眾總是會到我們攤位前晃晃,問的問題也是千奇百怪,例如:Linux怎麼用?心裡有點哭笑不得,有點想回答:不好意思喔~我們展示的是WiMAX,可能是這兩年來EQ被磨得特別好,臉上保持一貫的一號笑容(我不知道民眾看到的是不是笑容XD),什麼問題都有問必答(所幸問題都沒超過我能回答的範圍),最尷尬的問題大概就是有人問我隔壁是甚麼攤位了,因為隔壁是沒有來展示的交通大學(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沒來),只好改用二號面無表情來回答。

  比較特別的大概就是早上遇到一位退休記者,問了蠻多問題的,當然也包含他對於WiMAX很多見解(其中包含他竟然覺得我很蒼老...唉...),現在皮包裡還有他的名片,說到名片,之前為了某個原因印的名片,今年應用展派上用場了,發出去不少張。下午一位老外(不是張誌家),帶著他的口譯(或隨行秘書)先到雲科的攤位,看他的口譯講了很多,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等到他走過來時,我們其他人全部閃到一邊去,有這麼誇張嗎?人家有帶口譯耶!結果剩我和毓球在攤位前面,可能是海報上沒有學校的英文名字,所以口譯在說完校名後我就知道她說錯了,只見那位老外一頭霧水的樣子,那位口譯想解釋是過去的台北工專,我倒是很意外聽到NTUT,我怕口譯越講越不清楚,直接在NTUT字眼出現時馬上回答:Yes, NTUT,然後就進入主題,原來他的公司要做22~24吋的平板電腦,大概是他手提箱那麼大...(以下省略),所以想要找有『熱誠』、懂Linux和硬體的研究生做part time的工作,熱誠被他強調了許多次,不過說真的,目前研究室人力根本是短缺,誰敢給我去做part time job,我肯定扁他,WiMAX的案子都快做不完了,話說回來,他可能不是美國人,音相當不準,帶有濃濃的口音...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