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
中間曾經中斷過好幾次,
最後還是讓我把《歷史學家》給看完了,
雖然是透過翻譯者的轉譯,
我還是能夠體會到女性作者在文字中的細膩,
而且就像是她說的:灑狗血只要小小的一次就好...呵~我納悶灑狗血英文怎麼說?
全部小說裡其實血腥的場面很少很少,
但看起來卻是風味十足,
更佩服作者對於中世紀歷史的了解與對歐洲地理的認知,
不然是無法完成這樣一本小說的,
比起好萊塢動不動就是拋頭顱灑熱血的鏡頭,
我反而更喜歡這種劇情。

因為只剩下一點點(最後兩節),
顧不得凌晨一點時手錶發出的整點報時,
躺在床上的我正因為劇情來到最高點時興奮不止,
有時候這種小說就是適合在晚上看,
特別有氣氛,
正當卓九勒從那石棺的動裡出現時,
我房間裡突然出現一陣冷風,
呵~有一點點被嚇到,
因為我房間裡面積比較大的那扇窗戶是關著的,
偏偏風又不是從唯一開的的門那裡吹來,
只能告訴我自己:大概是從上面氣窗吹下來的吧...

在文章的最後,
譯者問道:誰才是真正的歷史學家?
因為作者在序中故弄玄虛地留下一個2008年的署名,
更讓人好奇,
但對我來說,
作者才是真正的歷史學家,
把自己隱身成故事中那微不足道地追逐父親腳步的小女孩,
一步步發現驚人的事實,
當然啦~小說中很多東西我沒去考究,
但看起來聽起來,
就像是一篇研究卓九勒的歷史研究,
只是增添了很多趣味與情愫在其中。

在那陣冷風之前,
保羅和海倫在聖約翰修道院地下室時,
我的心也隨著劇情緊湊而心悸,
不過我想那應該只是單純地因為這裡拜喝太多咖啡的緣故吧!
看來喝咖啡還是得節制點,
那種心悸的感覺還真是有夠不舒服...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