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小時候的記憶不清楚,
印象中爺爺去世時好像沒有這樣,
加上外公去世時我好像犯沖,
所以我並沒有參加喪禮,
於是這樣好像是第一次三拜九叩,
十二點半多不到就到板橋市立殯儀館前等靈堂,
全部的親戚都到場了,
只剩下一個表哥還在高速公路上...

前一場拖延了不少時間,
站在外面的我們多等了約半小時,
我不得佩服那些業者,
短短十幾分鐘把場地整理完畢,
此時,
那位表哥出現了,
原先我還沒注意到,
突然看到我媽紅著眼眶拍著某個年輕人的背,
那時我才知到表哥出現了,
表哥可能是被騙了...仙人跳?不太清楚,
他從當兵到現在的積蓄幾乎沒剩多少,
心情不好之際也跟舅媽吵翻了,
當初舅媽和老媽都覺得他應該不會出席家祭,
因為之前老媽去舅媽在龍潭的屋子告知表哥外婆去世消息時,
發生過一些不愉快,
沒想到昨晚舅媽接到表哥的電話說他會出席,
讓舅媽和老媽欣慰不少...

儀式不少,
剛開始我幾乎沒什麼感覺,
說也奇怪大概從家祭開始,
家祭開始後我的鼻頭一直酸酸地,
眼眶也都濕濕的,
從舅舅、舅媽、阿姨、老媽到內孫、姨丈、老爸,
外孫是最後一輪,
幾乎所有的晚輩都在外婆的照片前失三拜九叩之禮,
整個家祭就是如此莊嚴隆重。

之後的公祭除了一堆莫名其妙的政治人物,
不知道該說他們虛偽還是感情豐富,
外婆與他們無瓜吾葛,
竟然還能表現出一臉哀傷眼眶泛紅的表情...

不過公祭時二舅的同學們都有來,
以台北工專校友會的名義出席,
話說二舅舅當年念台北工專時就常找同學到家裡玩,
那些同學自然也跟外婆很熟,
現在這些同學中很多都是響噹噹的人物...TI中華區總經理、全華出版社總經理等等,
卻都還是記得外婆,
真是讓人感動!

最讓我感動的大概是在我舊家附近菜市場賣麵的阿婆吧!
她和外婆是同鄉,
從小時候就認識到現在,
以前外婆還沒有健忘症之前,
幾乎每天都會從舅媽家走到我們就家附近找阿婆聊天,
即使後來外婆因為健忘症常走丟住到養老院後,
阿婆還是常常去養老院探望外婆,
昨晚老媽跟我聊天時,
真的很深刻地了解到:子欲養而親不在那種感覺,
我媽說:
後來外婆的健忘症已經到連老媽都不知道是誰,
老媽一口一口餵著外婆最愛吃的東西,
吃完幫外婆擦嘴時,
外婆說:妳是誰?怎麼對我這麼好?
我媽那時很難過地哭了...
今天阿婆也有來拈香,
阿婆難過到需要有人扶著她才有辦法拈香,
畢竟外婆是從小到大最好最好的朋友...

漫長的儀式結束後將外婆送到火葬場,
雖然外婆生前希望土葬,
但是兩位舅舅討論後還是決定讓外婆跟外公一樣用火葬的,
第一次看到火葬場,
也是第一次看到骨灰是怎樣放進骨灰罈,
人是一身光禿禿地來到世上,
離開時總希望帶走點什麼?
因此有金字塔、有棺木或是地下皇稜,
而外婆有一個大理石打造得漂亮骨灰罈...真的還蠻漂亮的,
現在想想人生在是到底爭什麼呢?
最後也許就真的只是一個骨灰罈吧!

接著開車把骨灰罈暫置到土城一個聽說很有名的靈骨塔,
外公的骨灰罈也是放在那裏,
只可惜外公隔壁的位子都已經被買走了,
所以先暫置,
之後可能會把外公和外婆放在一起...

人生...不過就是生與死的循環,
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吧!
別留下遺憾...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