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時六點半起床吃過早餐準備去學校,出門前老媽突然囑咐我,再買一顆Hub(網路用的)回來,昨天很晚才到家,不知道老弟跟老媽抱怨什麼?才會讓老媽這樣跟我說,算了,我是無所謂啦~現在即使要買單純的Hub也買不到,最差最差也都有Switch等級,Switch就沒有所謂碰撞的問題,老弟要單獨接應該不會造成大幅度的效率損失。騎上腳踏車時發現:鎖擋雨板的螺帽怎麼少了一顆?甚麼時候掉了?印象中昨天還好好的,但實在是太早了,腳踏車行還沒開,在不影響車子本身的情況下,暫時不去理會它。

  有了耳機後,開始一邊看作業系統,一邊聽柏克萊大學作業系統真實的上課錄音,其實美國大學上課的情況還真的不太像台灣,互動比較起來多很多,其中我聽到一段對話很有意思,老師說:我的腦袋裡面有一個富有經驗的(Sophisticated)作業系統,學生問:那能夠複製(Copy)嗎?老師回答:那恐怕得從我腦袋裡挖出來!(我不知道托福對我來說真的必要嗎?我聽柏克萊大學的作業系統和MIT的演算法幾乎都聽得懂,連笑話都會跟著笑),老師會這樣說,是因為他認為他自己在應付Interrupt、Context Switch和Multiprogramming非常有心得,呵~這對我們研究室的人來說很需要,特別是一邊修課、一邊做WiMAX、一邊寫paper、一邊管理OpenConf伺服器等等雜七雜八工作的我,像今天早上到學校後,某個interrupt徒然讓我開始計畫整個年度的WiMAX Schedule,但...以priority來說,看書才是最優先被執行的,這些事情應該等我考完資格考再說,但同樣的情況在作業系統裡也會發生,避免某個低優先權的程式被餓死(Starvation)。

  接連幾天都交代新生一些事情,希望不會嚇到他們。下午毓球(新生)到研究室,我把早上計畫schedule時順便印出來舊有的開發手冊給他,並跟她說我希望他在開學前做些什麼實驗,希望這些實驗對WiMAX新年度計畫有幫助,雖然還沒看過他的OOP表現,但直覺告訴我,他和佑竹剛進來時的程度相近,應該可以賦予重任!有了今年的經驗,我決定給執行的人一些壓力,至少讓他們按時把東西交出來,所以才會是先把schedule都訂出來。請榮麒配一台電腦給他,好讓他開始,但說也奇怪,那電腦竟然無法重灌!?把沉睡已久的T40拿出來,想說直接拿那台無法充電的Notebook當桌機用,開機沒畫面?是怎樣?研究室鬧機(非雞)瘟嗎?從那台17吋LCD開始,陸續有超過報廢期限的東西開始罷工了。後來老師上來研究室,因為OpenConf系統寄出去的信因為沒有domain name都被擋掉了,所以要我設domain name,但Linux真的很詭異,在榮麒也搞不定的情況下,老師出馬了,看老師用Linux,還真是有夠流利,自嘆不如(但Linux真的無法給我學習的動力,想偷偷換回Windows Server)。Multiprogramming雖然可以讓CPU的使用率增加,今天做了很多事情,卻也造成今天時間都被打散了,連一章檔案系統都沒看完Orz

  早上出門時還跟老媽說:不回家吃晚餐,後來想想,如果太晚回家,腳踏車店又關了,然後還要測試網路,於是打電話回家說要回去吃晚餐,回家途中去腳踏車行,老闆看到我就問:還是一樣每天騎腳踏車上下課?我回是,沒兩三下老闆就把螺帽給鎖上去(小事,我只差沒有零件,不然可以自己來)。從研究室借一台沒有在使用的8 port Switch,接上去後,一切正常,看來真的是舊的那台Hub(服役六年多)掛掉了,改天在買一台新的回來接上去。

p.s. 在錄音中聽到一個之前在托福課裡學到的字:Catch-22,大家可以猜猜看是甚麼意思,先別查字典喔!下次再跟大家說這個字的由來。
創作者介紹

Spirit的異想世界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