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Pixnet系統的關係,這篇是重打的)

  又是光輝的十月了,一下子九月又過去了,事情慢慢多起來,暑假沒什麼休息到的身體又開始忙起來了,早上起床後便覺得眼睛非常不舒服?繼上次眼睛不舒服之後第二次了,希望這只是偶然的兩次,到學校後繼續與演算法奮戰,開始看考古題,只能說屬性不同吧!幾乎很少有研究所入學考試裡面出NP的題目,甚至連二元樹的中序後序都當成考題了,我想如果資格考真的考這個,應該是出題老師可憐我們太辛苦了,當作送分題吧!看不習慣考古題,還是回到課本上繼續K剩下的部份,最後我投降,拿著課本到老師研究室問問題,首先是該怎麼建出那張有夠詭異的圖(當初老師在上這裡時,我不小心睡著了),老師從零到有,一整個講一次,果然如標題所說,有如醍醐灌頂,後來再問一個我覺得好像是離散數學的問題,老師也是不厭其煩證明給我看,感覺像是被老師輸入多年的功力般,受益良多!

  雖然我們的研究室掛牌『軟體開發與測試實驗室』,但老師真正的專長是演算法,老師的老師也是NP的專家(網頁上近幾年的paper依舊是在NP演算法上),之前老師曾提到他在美國唸書時的故事,我那時才知道老師後來的碩博士論文主題都和他原先想念的VLSI無關,也和我們現在的研究主題(GUI測試和報表產生器)無關,只能說老師真的挺厲害的。老師自己對於演算法蠻有自信的,前幾天Meeting時,老師對著學弟妹說:如果下學期演算法是他開的,你們一定要修,如果不是他開的就無所謂了,言下之意是我開課你們不修可是你們的損失了。

  CMMI上課前和大夥去吃晚餐,待在北科這麼久了,附近還是有很多店家我沒去過的,今天吃的炸醬麵大王正是其中一家,以價錢來算還可以,味道就普普了,像我吃的炒麵,麵太硬一點Q勁也沒有(硬不等於Q啊),柏毅今天又沒出現了,如果沒課也就算了,偏偏今天是全部新生都要去聽的CMMI研討會,事先已經替他們報名而且寄通知信給他們了,他竟然還給我沒來,我真懷疑他沒聽研討會真的會寫PEP?回家前我提醒曉晏:你可能要有扛起寫PEP的工作,我唯一可以給妳的保證是,如果妳幫忙寫文件,就可以不用幫忙寫程式...上課時,因為不想把整本CMMI的電子書印出來,就把NB帶去,一邊上課一邊把尚未完成的那張詭異的圖,照上午老師說的方法重畫一遍,之後順便寄了封信給老師提醒柏毅的狀況(缺席)。聽到講師提到一些軟體開發中會發生的事情,後面就會有人冒出會心的一笑,有些是連我自己都想笑的,只能說這門課在開發過一定程度的軟體後再聽,感受真的不一樣。
創作者介紹

Spirit的異想世界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