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定計畫是看分散式系統,不過早上卻又鑽進Micorsoft對於C++所擴充的語法,我是蠻不贊成Microsoft或是GNU動不動就去修改C++的語法標準,畢竟這些擴充的語法只能在某些特定的平台上編譯,像Linux平台上有許多keywords是Linux專屬的,為了寫MFC視窗程式,又得學Microsoft為.Net Framework擴充的東西,實在很累,前幾天用Visual Studio開了一個C++版的Windows Form專案,突然看到一個很詭異的東西:『^』,有學過C/C++的人都應該知道這是XOR的意思,但在這裡卻是managed object handler,說穿了就是指標,一個只到受記憶體回收保護(Garbage Collection)的物件,看到MSDN的解釋讓我很納悶,Microsoft的說法是原有『*』語意無法達到他們要的功能,於是替^增加了一個新的語意,但用『^』就能解決的事用『*』就辦不到嗎?我唯一能想到的解釋是讓『*』保持向下相容性吧(如果是這樣,那乾脆讓用『*』所指的物件通通有記憶體回收的功能豈不更棒,反正記憶體回收機制是由.Net Framework提供,不是語言本身的問題)!為了這個新增的語意,在新增物件時還得用gcnew,剛看到還覺得怪怪的,拆開後就知道是Garbage Collection new...

  中午吃飯看了一個小時的X檔案後才開始看書,不過看到兩點半就把電視給打開,第一場的總統辯論會開始了,早上看報紙某位民眾寫的文章,我覺得很好,政策越辯越明?恐怕不見得,畢竟要在短短幾小時內,或是一個問題一兩分鐘內要說出一個具體可行的方案,根本是不可能的,雖然早知道不太可能在辯論會中聽到什麼新鮮事,我還是打開電視看一下,至少可以看看兩邊陣營在準備辯論的用心程度、臨場反應或是視野格局等特質,但才第一題,我就跌破眼鏡,原本給大家能言善辯的謝先生在第一題就回答得出乎我意料之外,人家問如何提高國民所得,謝先生卻回答減稅等政策,把免稅額提高到多少多少,如果減稅能提高國民所得,不如不要繳稅好了,更別說前一陣子提出的減稅政策根本是亂七八糟,所得越低的減稅額卻越少,所得越高的減稅卻越多,不知是哪個白癡設計的減稅方案,完全沒有顧及弱勢及社會公平。

  反倒是先前讓人覺得辯論會吃虧的馬先生,表現的蠻四平八穩,在時間控制上,馬先生也比較優秀,謝先生幾乎每題都講到麥克風被消音還沒結束。另外兩邊智囊團的準備,也是馬先生那邊較為優異,畢竟前面兩階段的20題都已經事先公布了,現場追問題部分,謝先生幾乎都答非所問,真懷疑他一直做筆記,到底寫了些什麼?馬先生也是有這現象,只是沒那麼嚴重,臨場反應上看來也是出乎我意料外馬先生稍微好一點。前面兩階段結束後,我和老媽討論的結果是,謝先生是想表現出他也可以很文雅的一面,不過,看來還是能言善辯比較適合他,果然到第三階段,兩方相互提問答辯,謝先生的眼神、手勢和肢體動作馬上變回正常版的謝先生,有點讓前兩段故意保持的形象破功了。反倒是馬先生在第三階段所問的問題不太恰當,本來已經築好盾牌,謝先生沒什麼可以攻擊的點,一問到起訴的事情反讓謝先生緊抓的特別費案不放,我相信特別費上馬先生沒問題,但就是把盾牌撤了好讓人攻擊。結辯時謝先生打著馬先生執行力的問題,我不意外,他們能做的就是拼命為馬先生建立執行力不佳的印象,反正謊話(沒根據的事)講一千遍也變成事實,高雄愛河就是一個好例子,大家都說愛河整治成功,我上次去高雄,看到的河也沒多乾淨,更別說謝先生整治的只是愛河的一小段,中上游根本沒什麼改,但在他們的口中講的就好像愛河整條合都整治的超乾淨一樣,但根本不是事實。

  不知道下一場的辯論是什麼形式,這種只有一分半鐘或一分鐘回答時間實在有點少,至少是五到十分鐘的時間才能有比較具題的回答,也期待下次辯論能夠少點攻擊的火藥味。辯論中唯一我覺得馬上可以做的便是,謝先生和馬先生立刻約束自己和自己的團隊,別再打攻擊式的文宣了,除非是有充分證據的指控,不然看了就煩...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