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寫日記有個大缺點,
就像今天的日記我就有點難寫,
不知道該怎麼與明天的日記切割...

原本要和書怡去爬七星山的我早上六點多就被鬧鐘給吵醒,
但外面下著超大的雨...搞什麼鬼啊!?
於是傳了封簡訊給書怡說我不去爬山了。

早上十一點多家裡的電話響起,
看老媽的神情就知道有點不妙了,
匆匆忙忙吃過午餐後,
老爸就騎野狼載著老媽出門,
當時老媽並沒有告訴我什麼事,
只是要我三點記得倒垃圾。

四點多我正準備洗澡晚上要去HAAS請昨天生日的佳妮吃飯,
外面下著討人厭的毛毛雨,
正要出門時老爸老媽回來了,
然後小聲地對我說:別太晚回來,外婆病危,隨時會...
看到老媽紅紅的眼眶我大概就知道了。

走在往捷運站的路上,
我莫名其妙想起一件事:眼淚真是奇怪的東西,
或許真的是從小被訓練成男兒有淚不輕彈的個性吧!
有很多場合我哭不出來,
小學五年級時爺爺去世,
跪在爺爺棺材週圍的叔叔伯伯姑姑嬸嬸都哭得唏哩嘩啦的,
即使是堂哥堂姐都是,
但心情很難過的我鼻頭酸酸地就是哭不出來,
即使勉強擠也只能擠出一兩滴看似怪怪的淚水,
那時我還被那些哭得死去活來的表哥歸類為:沒感情不孝的人...

有記憶以來,
我哭的次數少的可憐,
最誇張的一次也是近年來少數的一次,
是分手時的那通電話,
原本不想哭的,
但講到一半時,
眼淚完全不聽使喚就真的唏哩嘩啦落下來,
後來我媽看到我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什麼也多問...

想到這時,
佳妮的簡訊傳來說:人還在高速公路上,無法趕上...
我腦中就一直浮出一個想法:我是不是該跟書怡取消今晚的晚餐,然後回家?
就這樣我撐著傘站在府中站一號出口看著下雨的天空足足有一分鐘吧!
然後我還是決定赴約,
因為我相信外婆應該撐得過這一關...

晚上在HAAS沒什麼話,
可能是因為最近幾天都在玩C&C太累了,
也可能是心情真的down到不行,
九點多就坐捷運回家,
那種心情還真是怪,
即使外表看不太出來...強顏歡笑?

創作者介紹

Spirit的異想世界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