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早就到學校做考前最後的準備,大概從前天開始,就已經有一種感覺,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雖然不敢百分之百保證,怎麼考我都會寫,但那種感覺其實讓我也比較放心一點,或是說對於演算法的了解程度已經和之前大不相同,這幾天重複做的事情就是不斷地練習課本上的習題,不過還是常常求助Google神,現在我的課本裡夾有許多印下來的筆記,這些筆記有些是自己寫的,其他多是網路上下載的。在求助Google神時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繁(正)體中文的資訊少的可憐,即使我在搜尋時勾選正體中文優先,最後找到的資料大多是國外的大學,和對岸的網站,這現象是否能代表學術的活力,我也不知道,現在很多人在網路上動不動就是找答案,完全不會動腦筋想,難怪當時修演算法時,老師說:別去網路上找答案,你能找到的,助教也找的到,一旦發現就是零分計算,另外作業嚴禁討論。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要求,老師主要的要求是要我們動腦去想,呵,可能是台灣教育下的悲哀吧!對於沒有標準答案會有不安的感覺,即使是自己想的,寫完了,還是會想去網路上找答案來對對看,所以,MIT出版社也許可以考慮販售演算法教科書裡的解答本,反正不販售也是能在網路上找到,無販售答案無法阻止想抄襲的學生,販售有時候還有正面的效果。

  中午快十二點十五才急急忙忙跑去7-11買午餐來吃,回來後士豪來找我借Visual Studio 2005的光碟,他下個月就要退伍了,稍微問一下他想在哪找工作?不過看來還是未定之數,他離開後距離考試也沒剩多少時間了,開始收拾桌面,我想該看的該準備的都準備的差不多了,早上考完網路的天送似乎不是很理想,因為他跟家輝一起考,柯老師要避嫌由吳老師出題,一堆的數學計算不只讓家輝覺得吃力,也讓天送覺得很吃力,和我想的一樣,絕對不要和家輝一起考網路!家輝下午還要拼OOP,榮麒第一次考OOP感覺很緊張,我走過去拍拍他的肩膀:沒甚麼好擔心的,OOP所有科目裡面最簡單的一科了,一點,到系辦門口等考試開始,就五個人,兩個考演算法,兩個考OOP和一個人討戰OS,時間一到,黃老師把答案本和題目卷給我,翻了一下,嗯...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機率是我的老師出的,難怪上次和他meeting時,他會說:系上就兩個老師會出演算法的題目,不是他就是劉老師,不排除任何可能性!說是這樣說啦!即使是我的老師出題,我也不可能事先問到任何題目或方向。忘記戴手錶是失策,剩下一題來不及寫,10分就這樣飛了,有點可惜,外加NP的證明果然還是戲弄了我一下,因為老師把vertex cover和clique之間reduce的方向顛倒,花了不少時間想該怎麼證明,為什麼說是戲弄呢?照理說,reduce是雙向的,應該是同一套方法,但我被老師在題目上強調:這和課本上的證明不同,這句話讓我心裡怕怕的,總之,有把握的只有八十分,希望老師能高高舉起輕輕放下,芝麻綠豆大的小瑕疵就別扣分了

  話說回來,考完之後的那種不甘心還在,這也許是一件好事,至少我還有想考得更好的想法,努力了這麼久,卻沒有表現出該有的實力,就算這次過了,我都有點想去問黃老師:可以再考一次嗎?兩次成績取高的娜一次...
創作者介紹

Spirit的異想世界

dbi146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